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1—2)  

2016-07-23 17:28:05|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愤怒的女人

“你他妈的怎么这样?做个心理咨询都要收那么多钱,你们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还说心理医生是帮人解决心理问题的,就这个收费标准,我们这些穷人就是卖血卖肾也不够你们这些吸血虫塞牙缝的!”

萧然的办公室外传来了一阵愤怒的女性咆哮声。

萧然,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一名心理咨询师,32岁,从事了十年的心理咨询工作。这十年来,他一直矜矜业业地做着心理咨询,系统学习过各种咨询流派的技术,最擅长使用意象对话技术,他对意象对话的使用可谓是炉火纯青,成功案例数不胜数。

按理说,这样的咨询师的心态应该心如止水,遇变不惊,不过就在此时,萧然心里涌起了一丝恐惧。萧然在面对发怒的来访者时,心中总是会有恐惧出现,破坏他那平静的状态。就好比是夏天凉爽的晚上,月光软绵绵地洒在地上,繁星调皮地粘着漆黑的夜空,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与和谐。然后,你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一团鬼火在你身后毫无规律的飘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瞬间你就再也平静不下来,留下的只有恐惧,深深的恐惧。

萧然很不想出去,他不愿意面对这种来访者。但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出去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说:那人心中有很多的愤怒,而这并不是咨询中心带给她的,这些愤怒是积压在心底很多年,不被理解,不被关心,顾影自怜的愤怒。我只需要稍微引导一下,让她看到这一点,她就不会愤怒了,她就不会愤怒了……

在这种想法下,萧然深呼吸了几下,感觉自己稍微平静了一些。走出房间,看见一位大约30岁,身材高挑,打扮时尚的女人用手指着一位工作人员破口大骂。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现出她的力量。

“你们要是说给我保证咨询能有效果,那也罢了,关键是你们连效果都不能保证,只有傻子才会来找你们做咨询!”

萧然迅速地回想了一下今天的咨询安排,这个时候没有预约,心中说了一声还好,要是让别的来访者看见这情形,不知会做何感想。

事不宜迟,萧然走上前去,故作镇定地说:“你好,我是沐浴阳光的主任萧然,可以到咨询室里谈谈吗?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一些对我们中心很有帮助的建议,欢迎你的指教。”

那女人看了看萧然,眼神中流露出似乎这人还挺明事理的感觉,点了点头。

对于愤怒的来访者,咨询师首先要做的,不是去跟她对质,说服她,而是先顺着她,让她的情绪平复下来,人在激动的时候是听不进去什么道理的。

咨询室的摆设很简单,两张柔软的沙发,一张深黄色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盒纸巾,一个电子钟以及一盆黄金葛,黄金葛的藤条顺着桌子垂下来,轻轻搭在淡黄色的地毯上,显得宁静和舒适。

“你刚刚说的我听到了一些,我也觉得我们中心确实做得有很多不够好的地方,把收费定的贵了一些,以至于让有些人不能承受。”萧然见对方依然很有情绪,就先开口了,在这种情形下不先表示对她的理解,和她的关系会越来越紧张、对立。

“什么叫有些人,是大部分人!”那女人皱着眉头,很不满地说。

“嗯,是的,大部分人。”萧然心里抽了一下,恐惧的感觉又多了一些。这个时候他可不想跟她争辩什么,还是先顺着她说下比较好。

女人看着萧然这么好说话,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愣了一下,说:“那你说下,为什么你们收费那么贵?”

人就是这样,当别人总是在否定你的时候,你可以跟他争,拼了命地争,不讲道理地争;但别人都说你说得对了,你还争什么呢?说别人说得不对,自己说的是错的?所以,这个时候就只能不拼命,来讲道理了。

女人的问题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女人开始倾听了,只要倾听就有机会解释,就有机会何解;坏处是,话语权落到了萧然身上,一旦萧然的话中因为不谨慎而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随时可能遭受新一轮的攻击。

萧然飞快的在头脑中组织着话语,尽量不让说出来的话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因为任何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成长,都需要很大的付出,包括时间上、金钱上的。成为一个成熟的咨询师,不仅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还要参加督导、自我体验,这样才能不断地提升自己。所以看似心理咨询的费用很高,但其实其中很大一部分,咨询师都要用来成长,而成长后的咨询师,咨询的效果、效率都会更好。而如果收费比较低,咨询师的收入只能用来解决自己吃饭的问题,没有多余的投入到个人成长里面去,咨询的效果就自然不太好,这样,对来访者来说,反而是一种伤害和不负责的做法。”

女人的眼神软了一些,萧然稍稍觉得轻松了一点。。

对于咨询的收费标准,还有另外一重含义在里面,当来访者支付的费用能到他所重视的程度时,他对咨询的重视程度、投入咨询中的程度也会不一样。而心理咨询必须要来访者全身心投入进去才能取得很好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心理咨询一定要收费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萧然觉得没必要告诉她。

“好吧,那你们为什么连效果都不能保证?我1个小时几百块的咨询,要是做了没效果怎么办?”

这是很多来访者都在担心的问题,他们觉得不敢保证效果,就是咨询师水平不够,或咨询师对自己没有信心。不过事实上并非如此。咨询师之所以不敢保证效果,是因为心理咨询其实是来访者和咨询师共同的事情,如果仅仅有咨询师努力,来访者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咨询根本深入不下去,进展不了。一旦咨询师保证了效果,很可能造成责任向咨询师的偏移,让咨询师承担过多的责任,来访者的责任不够、动力不足,从而影响咨询效果。

只是这个原因,如果不是专业的咨询师,很可能难以理解,所以萧然也就准备泛泛地解释一下,没打算全部说出来。面对攻击性很强的来访者,话多不如话少,要是引入一些新的东西,指不准她又抓住什么地方开始攻击了。

“嗯,对于这一点非常不好意思。因为心理咨询是需要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努力的,曾经有咨询师遇到过那种不在乎费用的来访者,因为看咨询师不顺眼,故意和咨询师作对,咨询师说东,他要说西,一点都不配合,造成了咨询没有效果的情况。但是一般,只要来访者配合,都会有一些效果的。”

即便是很小心的话,女人还是找到了攻击口。“你这话说得!我是那种人吗?没事拿着钱来咨询,然后故意和咨询师作对,我是吃饱了没事做吗?”

“呵呵,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萧然赶紧解释。萧然心里却在想,你现在不就一直在跟我作对吗?咨询的时候只怕也少不了会这样的。萧然没有说出来,一来此时并非真正的咨询,二来在咨访关系没有建立好之前的面质是不合适的。“请问你以前接受过心理咨询吗?”

“没有,只是看过一些心理方面的书和文章。”她很快地答道,但随即又正眼说,“不要转移话题!”

萧然感觉到了对方就像一座刚刚爆发完歇了一会儿,但又即将爆发的火山,不免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只是即便打起十二分精神,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于是看着那女人,心里盘算着要说些什么。

女人终于爆发了。“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没话说了吧?”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不准看我!”

“就你这样还当什么咨询师?”

“什么狗屁心理咨询,还好我没做,不然这辈子都后悔死!”

……

越来越猛烈的攻击……

萧然的心紧紧的收缩着,阵阵剧痛传来,身体也开始了微微发抖。萧然感觉到了他的愤怒。月光下的鬼火已经变成了熊熊烈火,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火海,火焰疯狂地冲向天空,仿佛要吞噬那遥远的星空一般。

但咨询师不能对来访者发火,至少现在是不能的。

萧然强忍着怒火,在心中默念着:她真正攻击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她心灵深处的某人。这几句话就像是雨水,不知道下了多久,心中的火焰几乎被浇灭了。只是,森林中落叶掩盖下的火焰,那是雨水所到达不了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燃烧起来。雨后的森林透着湿答答的冰冷,也没了柔软的月光和扑朔的星星,弥漫在一片恐惧的黑暗中。

女人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萧然的眼神越来越绝望。真可谓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承载这样一个来访者,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能量的。如果她真的来咨询,我是否能承受住每周一次的煎熬?萧然心里快速的问了一下自己这个问题。甚至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还没想到答案,萧然的心中又冒出了另外一句话:要不成立一个人际关系小组吧,专门解决人际关系问题的,把她放到团队中去。奇怪的是,萧然都还没想清楚这样好不好,他就已经脱口而出:“如果你确实担心咨询效果的问题,不如先参加下我的人际关系小组吧,收费会比个体咨询便宜很多,而且效果也不错。我正准备建立这样的一个小组,期待你的参加。”

说完,萧然甚至惊叹于自己说话的时机、语气、态度,一切都是刚刚好。他又再次佩服起潜意识来,其实这一切都是潜意识的安排。从他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潜意识就已经在安排这一切了。只不过这时他才反映过来而已,以前因为咨询费而起冲突的来访者,他都是在大厅给一些优惠就打发走的,今天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带到咨询室中详谈。

那女人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说:“好,我考虑下。”

这个结果也很出乎萧然的意料。在前面的攻击下,萧然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还足够她信任,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就平静下来了。

自然,这里说的出乎萧然意料,是出乎萧然意识的意料,潜意识已经敏锐的感受到了她的需要,所以才能一击命中。

“那请你在前台留下你的姓名和电话,可以留化名,到时候招募书出来了,我们再电话通知你。”

“好。”说着,她起身离开了咨询室。没有跟萧然说再见,也没有再看一眼萧然。

萧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刚刚地谈话已经让他筋疲力尽,站起来推开窗户,对着外面的空气猛吸了几口,然后回到沙发上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

过了一会儿,萧然到前台,看见了一张苍劲有力的名字——冷凌。

晚上,萧然做了一个梦,这个梦跟了他不知道多少年,反正很久,久到他都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了。

在梦里,他还是一个小孩,蹲在桌子下面,环境很吵,他似乎很害怕,嘴里嚷嚷着什么,却从没听清过……


二、招募书

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是竹城的一家心理咨询中心,已经有了接近十年的历史。十年虽然在很多行业不算长,但是对于才出现不久的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十年也算是历史悠久了。

为了这个团体咨询,萧然已经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这次冷凌的出现,潜意识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机会,顺水推舟地推了一小把,成立这个人际关系小组便显得刻不容缓了。

在准备的时间里,萧然担当其他团队的协同咨询师,参与一些无领导小组,带领免费的团队等等,让他熟悉了团体咨询的模式、方法、技巧,如果再加上个体咨询中所积累的经验的话,他自信是能够带得很好的。

协同咨询师,其实也就是咨询师的助手,跟咨询师一起带领团队,如果咨询师叫做“组长”的话,协同咨询师一般叫做“副组长”。协同咨询师的作用是在团体咨询的过程中,辅助咨询师完成咨询目标,作为旁观者给咨询师一些反馈,记录团体中发生的事件,在咨询师请假缺席的时候顶上去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身临其境的观察、学习,能感受到现场的气氛与活动,比在单面玻璃后面的学习要丰富、深刻得多。

“麻烦你把这个团体咨询的招募书放到网站上。”在QQ上,萧然给他的助理小月说到,同时传了一份招募书给她。

小月,原名肖小月,一个才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做事稳重,热情活拨,在这个咨询中心担任咨询师助理,把每天的咨询安排得井井有条,深得萧然的喜爱。

 

萧然人际关系成长小组成员招募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在这个社会性的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际沟通、社会交往。只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总有着那么一些人。

有些人害怕社交,害怕跟别人说话,一说话就紧张,总觉得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们渴望跟别人交流,渴望能像普通人那样顺畅的说话,梦想着有一天能像演讲家那样口若悬河。

有些人受挫于社交,在社交活动中,他们总是觉得自己不受欢迎,自己没有害人、也没有得罪别人,别人却总是以冷漠、敷衍的态度对待他们,他们期盼着某天,他们也能被别人接受,被别人所喜爱。

有些人奇怪于社交,他们努力的付出,努力的配合别人,却总是换得别人别人的不尊重,甚至是伤害,他们盼望着平等,盼望着有所回报,盼望着跟别人的和睦相处。

……

这些人都躲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角落,不愿意走到生活的舞台,他们有着很多的担心,很多的害怕。面对很多的“正常人”,他们会更加的自卑和恐惧。

他们孤独、无助、退缩、迷茫地过着日子。

 

如果您是这群人中的一员,现在改变的机会来了!

在柳城有这么一个团队——人际关系成长小组——即将起航!

我们的招募对象全都是在社交上有困难的朋友,大家都有着同样的困扰,同样也有着解决问题的决心与渴望。

在这个团队中,您不用再自卑,不用再害怕。大家会相互支持、相互鼓励、相互扶持,一起战胜社交困难。

在心灵成长的旅途中,有了大家的陪伴,您不会再孤单!

 

小组中会通过适当的引导、分析与总结,让大家能有机会反观自己的行为模式,找出自己社交问题的根源,并得到适当的修复,不断地向心灵的成熟迈进!

小组是一个缩小版的社会,每个人的问题都能够在小组中呈现,就像在社会生活中一样。小组跟个体咨询相比,更为直观的把每个人的互动模式都展示了出来,能够更准确、快捷的发现问题。

人际关系小组是一个长期的小组,以12次为一个阶段,一旦开始便不再加入新的成员;在一个阶段结束后,老成员可以退出,留下成员根据小组情形讨论决定是否再加入新成员,但总人数不超过12人。老成员要退出,需要至少提前三次告知自己的退出计划,并允许在小组中讨论。为了保证小组的成长效果,期望每次成员都能坚持参加活动,如无特殊情况请勿缺席,有事需提前请假,缺席、中途退出者费用不予退回。

 

招募对象:有社交问题,愿自我成长,并能坚持参与小组活动,尽量不缺席者

人数:512

活动时间:315日起 每周三晚上1930——2130

活动地点: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

咨询电话:********

费用:……(十二次)

 

萧然老师介绍:

(略)

 

说明:在每个报名者加入小组之前,萧老师都会至少进行一次约谈,保证每个成员能够了解本小组的特点和咨询模式,以便能更好的在团队中学习、成长。

 

萧然站起来泡了一杯咖啡,静静地等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吊。

团体咨询与个体咨询一样,都是有着自愿原则的,对于被迫来参与的成员,不仅对他本身意义不大,还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的成员。所以,几乎所有的小团体开始前,都会有一次咨询师与准成员的约谈,在那次约谈中,告之他团体咨询的模式,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在早期尽量不脱离团队的约定等。

这个时候,小月发了一条QQ消息过来:“萧老师,招募书我已经放在网上了,需要我现在跟冷凌小姐联系吗?”

冷凌,这个让萧然颤抖的名字又出现了。

小月并不知道当时的谈话过程,她只知道,冷凌进去的时候怒发冲冠,出来的时候虽没有面带微笑,但已经文明了很多,她的心中认为,这就是萧然的功力。她一直渴望成为萧然这样的咨询师。殊不知,萧然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也有无招架之力的时候,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甚至于被来访者攻击得全身发抖的时候。不过,这些都是在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当中,所以她不可能知道。

冷凌很可能是边缘型人格障碍,或者最起码也是边缘型人格障碍倾向,一种号称心理咨询师杀手的来访者。

边缘型人格障碍是人格障碍的一种类型,这类人经常会感觉到人际关系紧张,总是有强烈的被抛弃感,经常会感觉到自己要被亲人抛弃、朋友背叛等,于是猛烈的攻击对方,并在对方抛弃自己之前,把对方抛弃,从而造成很强烈的孤独感。

边缘型人格障碍之所以会叫做“边缘”,是因为它介乎于神经症和精神病之间的交叉地带,比神经症严重,却又比精神病轻微。主要特征是高度冲动性,情绪不稳定,人际关系紧张和不稳定,身份识别障碍,自伤行为,持久空虚感和厌倦感,容易引起一过性的精神病发作。

对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来说,最难的就是人际关系的处理。因为强大的被抛弃感时刻都在影响着她们,让她们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去爱、去信任别人,别人稍微表现出的一个皱眉都能让她们觉得,别人在厌恶她们,要抛弃她们。

就如同那天冷凌的攻击主要是想激怒萧然,然后在萧然抛弃她,拒绝给她做咨询之前,先抛弃萧然,说不屑于心理咨询。但她内心深处,是渴望咨询的,不然也不会纠缠这么久。她等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保证,或者说这样一个邀请,让她感觉到咨询师是接纳她的,在这个地方,跟外面的世界不一样。而萧然的那个邀请,正好击中了她的心。

在个体咨询中,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来访者会期望咨询师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甚至于是超越咨访关系,她们不惜用性来诱惑咨询师,而一旦咨询师拒绝,她们便会在毫不留情的攻击后悄然而退,不给咨询师任何解释的机会就从咨询室消失,留下的只有咨询师封存的记忆。

这样的人,在团体中会不会给团体造成伤害?她的存在会给团体带来怎么样的影响?萧然想想都毛骨悚然。她的那种攻击性,会不会和团体里面的每个人都发生冲突?会不会让团体乱成一锅粥?会不会最后被大家集体赶出小组?这些问题,让萧然的心很沉重。

他用欧文·亚隆书上的知识安慰自己: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在团体中应该是能获得比较大收益的。在团体中,其他成员会给予她们中肯的反馈,这些都可以增加她们的现实感,而减少自己幻想出来的被抛弃感。与个体咨询相比,一个咨询师说“我没有想过要抛弃你”,和一个团体里面每个人都说:“我没有想过要抛弃你”,这种震撼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不过理智上的明白和理解,对于心的沉重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叹了一口气,萧然决定,试试吧,要相信我们的潜意识,相信他的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