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5—8)  

2016-07-23 17:34:24|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第一次活动(一):自我介绍

第一次的团体咨询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始了,萧然闭上了眼睛,给自己做做放松。第一次单独带领团队,说不紧张是骗人的。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的放松下来。

第一次,大家都没迟到,最晚到的诗梦菡也早到了五分钟。

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有一个团体咨询室,里面的布置很简洁,在这个大约30平米的房间里,四个角落分别放着:茶几、饮水机、音响、盆栽的绿萝。地上铺的是黄色的木地板,光亮光亮的,中间有六张椅子围城了一圈,那是今晚是要使用的。

小月已经把五个人带入了团体室,大家现在都坐在里面,玩手机的玩手机,看杂志的看杂志,打量房间的打量房间,五个人里面只有李德跟梁志东在聊着天。

萧然走进去坐了下来,那是一张守门的椅子,就像足球的守门员一样,面对所有的成员,背后是门。团体咨询师一般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上,坐在这里能让成员之间感觉到安全,听起来有点奇怪,但真实的情形就是这样。

诗梦菡坐在萧然的对面,冷凌坐在萧然的左边,冷凌和诗梦菡之间是苏晓倩;李德坐在萧然的右边,李德和诗梦菡之间是梁志东。

原创小说《循梦》(5—8) - 张鸿飞 -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萧然环顾了一圈,对大家说:“很高兴今天大家能来参加我主持的人际关系成长小组,这个小组是以人际关系的成长为目的的。在这个小组中,大家一定要遵守的就是保密。保密非常重要,虽然之前我也给每个人都说过,但这里我不得不再次强调一下,我们在小组里谈论的事情是要严格保密的,不能在外面讨论,更不能形成文字发表,我希望大家在每次活动结束后,都能做到把自己的感觉带走,把别人的隐私留下。”

萧然顿了顿。“大家第一次见面,我们就先来一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萧然,是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咨询师,也是这次人际关系成长小组的带领者。我做了十年的个体咨询,以前曾经跟别人一起带领过团队,但独立地带领团队这是我的第一次。因为是第一次带团队,所有肯定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指出来,让我们一起进步。我平时喜欢看书,不太喜欢运动,我的缺点是有点懒,大家看我的这一身肥肉就知道了。有人问我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我一般都会告诉他们,安静的时候我就睡觉,运动的时候我就翻身。加菲猫的至理名言。”

萧然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现场的气氛没那么冷淡和僵硬了。

同时,在自我介绍中,萧然也主动说了自己无伤大雅的缺点,这是利用了心理学上的“犯错误效应”。通常人们喜欢有才能的人,才能与被喜欢的程度成正比例关系。但是,如果这种才能十分的强大,很可能会促使人们感觉到自身的卑微与无能。人们对待这种人的时候,就很容易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喜欢的程度也亦会有所下降。所以,如果才能出众的人偶尔犯一些可以原谅的小错误,反而能够减少双方的心理距离,保护了他人的自尊,因而也获得了更多的喜爱和接受。

除此之外,咨询师的自爆弱点也为其他的成员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师能够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缺点,这也会在一定意义上促使整个团体的氛围趋向于自我分享。

萧然得意地笑了一下,自己的小技巧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咨询技术是愈发地熟练了。

“接下来顺着介绍吧。”萧然对着李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萧然不愿意主动说出成员的名字,因为他不确定对方是否愿意公开姓名。在曾经的团体中就有出现过,某些人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而用英文名或昵称代替的。

李德看了看大家,说道:“大家好,我叫李德,我看了一圈,我估计我年纪最大,大家可以叫我德哥,是一家饭店的主管,喜欢和各种人群打交道,喜欢结识朋友,缺点是字写得很难看,对于电脑什么的都不太会用。跟这个时代有点脱节。哈哈。”李德自嘲了一下。

李德完全说出了萧然所期望他表达的。在以前的团体中,带领者都会强调,让大家谈下自己的爱好和不足。这次萧然偏偏忘了说,没料到李德竟然领会了。

“我叫梁志东,大家可以叫我志东,现在的工作是在一家公司里面做设计,但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换工作。我换工作很快,从我研究生毕业开始,到现在五年的时间,我换了十几份工作,最长的一份也就干了八个月。”这个时候,大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梁志东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说,“我没什么喜欢的事,好像每天做的都差不多。我的缺点是控制不住情绪,很容易发火,希望大家能帮助我。”大家纷纷点头表示愿意,苏晓倩的眼神里一丝担心一闪而过。

“我叫梦菡,现在没有工作,在家照顾我的男朋友,之前是学校里面的美术老师,偶尔会创作一些动漫作品在杂志上发表。”李德的脸上似乎有些迷茫,不知道他在迷茫些什么;苏晓倩的脸上有一丝羡慕,可能也是一个喜欢动漫的女孩子。萧然则有些意外,她今天没用“乖老公”,而用了“男朋友”,看来陈俊达不在场的时候,诗梦菡可能会正常一些。她直接说自己叫“梦菡”,可能不想暴露自己的太多的信息吧。诗梦菡继续说道,“我喜欢动漫,我的缺点是……”她稍微想了想,才说道,“不能把我的男朋友照顾得很好,他对我有些不满意。”说了这句话之后,她显得有些难受,眼圈有点微红。

在确认她说完之后,苏晓倩说道:“我叫苏晓倩,是大二的学生。我喜欢看动漫和电视剧,我的缺点是和人交往的时候会很害怕。”苏晓倩说得很小声,萧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估计李德和梁志东也差不多。萧然看了看李德,他表现出很平静的样子,没有因为苏晓倩的小声而有什么反应,让人感到舒服,没有压力。梁志东就深深地皱了下眉头,虽然也没说什么,但萧然隐隐感觉到了他的不满。最后苏晓倩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补充道:“大家可以叫我晓倩。”然后低下头,眼睛都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

“我叫冷凌。”一个高调的声音从苏晓倩的右边冒出来,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我是一家公司的主管,主要负责生产。我喜欢听音乐、阅读名著,虽然现在名著越来越少人看了,但它们的经典内涵并不能被抹杀。我的缺点是数学不好,加减法都要依靠计算器来计算。”

萧然知道冷凌还没打算说出她人际关系上的困扰,那也没关系,不需要去逼她。就如在约谈时候给大家说的,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的速度,萧然相信,在她感觉到这个团体足够安全的时候,她会说出来的。此刻,大家都需要耐心的等待。

介绍完一圈,萧然不准备再使用挨着说话的方式了,这种方式会对成员呈现自身的人际模式出现阻挠,所以团体中的规则其实越少越好,成员反应越自发越好。

“好了,大家都介绍完了。现在呢,是自由时间,大家还有没有想补充的,或是对刚刚谁有兴趣的,有感觉的,有想法的,都可以说出来。不需要我的同意,想说就说。”

沉默的压力十分巨大,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萧然能感觉到自己在不自然的呼吸,装作平静的样子,他也没有用目光给谁压力,随意的看着大家和室的环境,只是身体越来越紧,怎么都放松不下来。

其实不仅是萧然,在座的都是这样。他们也都在犹豫着要不要说,说什么,会不会说得不好,会不会被别人误会,会不会引起别人的不满,这是团体初期几乎都会出现的情形。在这种沉默下,必然会有一个人站出来,而通常,这个人会成为早期团体的支配者。

果然,李德试探性地说道:“这里面我年纪最大,刚刚也是我先自我介绍的,现在也就我先来吧。”看大家都没异议,李德继续说道,“志东你刚刚说,五年内你换了十几份工作,我挺好奇的,前面的工作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换得那么频繁呢?”


六、第一次活动(二):出现冲突

这个问题在目前是最合适的。诗梦菡和冷凌没有提出明显的问题,苏晓倩又不太放得开,梁志东自然就成为了最好的切入点。

梁志东也没有排斥这个问题,说道:“我本科和研究生都学的是管理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的导师帮我了联系一家外企,做总经理助理,待遇挺好的。只是进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很难适应那里的氛围,于是我就辞职了。我的第二份工作依然是总助,工作几个月后还是不行,就又辞职了,之前还都是找总助、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职位,后来发现我好像根本不适合管理别人,也不喜欢被人管理,于是就彻底换了。之后我做过销售、翻译、行政,也想过考博,以后走研究路线,但最后还是没考,好像对这个专业没什么兴趣了。直到最近才换了一份网页设计方面的工作,干了一个月多,也不知道能干多久。”

说完,梁志东看着萧然,等待着萧然给点分析什么的。

等心理咨询师给出分析和建议,这在咨询中非常常见。尤其在团体咨询的初期,更是屡见不鲜。大家都觉得咨询师是团体的主导,也是专业人士,所以总期望咨询师能给他们个一招半式,让自己的问题立马解决。

不过很遗憾,往往咨询师都不会这么做。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即便症状一样,导致这个症状的原因也是千差万别。咨询师只有不断引导来访者去寻找自己的原因,问题才能真正地解决。

萧然看着大家。“大家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吗?”

李德见大家没有说话,又再次担负起了支配者的角色。“既然对管理没有兴趣,为什么当初你会学管理学呢?”

“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爸以前是事业单位的职工,后来看着身边的人都下海经商,挣了不少钱,他也辞了工作跟着做,刚开始他和我妈两人还做得挺好,后来稍微大点了,就请人帮忙,结果由于他们都不会管理,我现在猜测来看,是缺乏团体凝聚力,管理制度松散导致的员工效率低下,越做越差,最后被迫关门。现在他们在一家企业里面做事,总是悔不当初,很后悔当初没把公司管理好。所以大学填志愿时,我爸让我填了管理学,他总对我说‘学好管理学,做好管理,以后不管在哪里都是一颗闪亮的星星。’”

李德脸上露出了一个赞美的笑容。“百善孝为先,有什么能比让父母高兴更重要的呢?虽然自己委屈一点,但你父母看到你这么懂事,一定很欣慰。”

李德这番话有点出乎萧然的意料。梁志东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带着无奈的语气,而李德注意到了,却去支持他这样做,这背后是什么原因?李德来参加团体的原因是他对朋友不去工作的无奈,这背后是否有什么联系?他那朋友是他亲人吗?萧然没有说话,但心中记下了这几点疑问。

梁志东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在团体咨询中,成员会有很多的自己没意识到的肢体语言,这些肢体语言都在充当着传递信息的作用。比如梁志东这时的皱眉,很可能是在暗示他对李德话语的不赞同,或觉得自己没有被理解。而在团体中,咨询师如果发现了这类肢体语言,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指出来,让他们去感受肢体语言想表达的内容,然后用语言表达出来。这种沟通才是有意义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个人的自我觉察。

萧然刚想指出梁志东的皱眉,冷凌说话了。“什么狗屁父母。那如果你爸妈让你去死,你去吗?”说完,冷冷的盯着李德。

李德很淡定,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以正言辞地说:“‘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如果爸妈要我死,死有何不可?”

李德话一出口,整个场就静止了。至少半分钟内没人有任何反应,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停止了般。大家愣在那里,包括萧然。

这句话在古装剧里经常听到,大都是些愚忠之人的台词,听着多少有些敬佩、遗憾、惋惜之感。但今天在咨询室里,真正有个人一本正经地说出这话的时候,带给大家的,除了震撼没有其他。

“那你就去死吧!”冷凌愤怒地吼出来。她没想到李德答应得如此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而此刻更出乎意料的是,李德竟然一脸的诧异。似乎他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人看来完全是谬论是一样。不过他反应很快,瞬间就意识到了他的观点不被大家所接受。于是摆了摆手说:“萧老师,那你怎么看?”

没有回应冷凌的攻击,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愤怒,把包袱推给了萧然。这一招太极推得很妙。如果萧然处理不公,必然会影响到团体以后的走向。当成员感觉咨询师不公平的时候,试问谁还会掏心掏肺地说出自己心中的秘密?如果要公平处理,李德的观点又确实太怪异,这背后必然有着非常深的原因,但这次才第一次活动,关系还没建立好,走得太深很可能适得其反,潜意识的发现可能把李德吓到。

于是,萧然也没有正面回答谁对谁错,含糊地说到:“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而每个人之所以会有这些看法都是有原因的。就像我们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张白纸一样,由于我们的人生经历不同,这张纸上所画的图案也都不同。至于为什么我们会被画成这样,我们需要慢慢地去寻找原因,这个也是这次团体咨询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看着大家的情绪稍稍平静下来,萧然把刚刚梁志东的皱眉提了出来。“志东,我注意到刚刚德哥在回应你的话的时候,你皱了一下眉头,还记得你当时有什么感觉吗?”

现在萧然又把话语权交还给了成员。

梁志东感受了一下说:“我觉得德哥说得有点道理,或者说我也是这样做的,虽然没有到死那么严重,但我很多时候都在听父母的话。只是我心里面隐隐有点难受的感觉。”

李德没有说话,萧然用眼角瞟了一下李德,看到他“平静”地坐在那里,萧然能感觉到他正在努力地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这时,冷凌把话接了过来。“废话!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什么都听老爸老妈的,还以为是三岁的孩子吗?当然难受了。”

冷凌的语气很激动,情绪很强烈,完全就是刚刚对李德的情绪,现在转移到了梁志东的身上。

梁志东的眉头深深地皱了一下,紧接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很不满地说:“所以我才来这里学习成长的。”说完挑衅地看了冷凌一眼。

萧然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但心中笑了一下。梁志东的反应看似平常,但其实是一个间接的攻击。先是深吸了一口气,把愤怒压下去,但愤怒不出来又不舒服,就间接的攻击一下。“所以我才来这里学习成长的”,潜台词是:“那你呢?你来这里不是也因为你有问题,你也需要学习成长吗?五十步笑百步吗?”

冷凌被堵住了,显然还没有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

萧然犹豫着要不要挑明。在团体咨询中,让成员学会直接表达非常重要,只是这还是第一次活动,太猛烈会不会让有些成员退缩?

还是算了吧,以后的机会还多得很。从今天的咨询就能看出,这股火药味已经开始弥漫了。

苏晓倩和诗梦菡除了自我介绍外就没说过其他的话,作为咨询师,还是需要关注一下。

萧然对冷凌笑了一下,表示关心,然后把目光移向了她旁边的苏晓倩。“晓倩,刚刚发生的这些,你有什么感觉吗?”

苏晓倩本来抬着的头立马低了下去,又看着地板说道:“我觉得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说完这句无关痛痒,充满理性的话之后就不说话了。

像这样的话缺乏自己的感觉,只是理性的分析,很多时候都是心理防御的结果。

萧然想在后面稍微推一下,于是继续说:“那你怎么看待刚刚德哥、志东、冷凌之间发生的事情呢?”

这个问题可以把苏晓倩的注意力从理性上拉回到此时此地,也是团体咨询中经常使用的技巧。

苏晓倩慢慢抬起头,看着冷凌,说道:“我觉得冷凌很勇敢,她能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这句话说得很小声,估计梁志东和李德没怎么听清,梁志东露出迷茫的表情,李德依然在平复情绪。

萧然没有参和进去,如果梁志东想知道,大可也说出来;如果不说,那就没听到,这就是他人际互动的模式。

冷凌对着苏晓倩一笑。“你也可以的,只要你勇敢一点。你看,你现在不是也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吗?”

苏晓倩没料到冷凌会这样说,眼睛亮了一下,但瞬间就暗了下去。“那也是萧老师问我,我才说的。”声音更小了,小到萧然也只是听到个词,勉强猜出了她的意思。

“刚开始要萧老师带一下这也是暂时的,等以后你更加勇敢了,你就可以自己主动说出你的想法了。”冷凌面带微笑地对苏晓倩说,就好像刚刚让她从没发过怒一样。这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特点,情绪不稳定,在极短时间内可能会发现完全相反的情绪反应。

苏晓倩可能在生活中很少得到别人的鼓励,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把头埋下了。萧然隐隐觉得苏晓倩的眼眶有点湿润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对苏晓倩的工作已经够了,冷凌已经帮萧然做了很重要的一步——灌输希望。这是需要贯穿团体咨询始终的一种东西。人,只有在有希望的时候,才能坚强,才会努力,才有动力,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在团体中心中更是如此,咨询的过程中会经历各种挫折、迷茫,如果没有希望的支撑,是很难坚持下去的。所以,让团体中的每个成员都感受到希望,是咨询师要下功夫的地方之一。

现在,萧然把注意力转到了一直在发呆的诗梦菡身上:“梦菡,你的感觉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诗梦菡对着萧然甜甜一笑,摇摇头说:“我没什么感觉。”然后闭上嘴,又继续发起了呆。

紧接着,又是一段亢长的沉默。


七、第一次活动(三):大家的建议

李德平静了很多,但也一直没有说话,可能不想变成众矢之的。

冷凌冷冷地坐在萧然旁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苏晓倩则低着头,躲避着压力。

诗梦菡独自发呆。

萧然歪着头故意不看他们的眼光,等待着谁说点什么。

梁志东最终承受不了压力,或许也跟他觉得自己的话题引起了沉默,他有责任缓解气氛有关,说道:“其实,最让我困扰的,不是我喜欢什么。而是我特别容易发火,只要别人有点不对,我就会忍不住。”

梁志东转换了话题,避免了让冷凌和李德冲突升级的危险。可以看出,梁志东的情商还是比较高的,也具有一定的灵活性。

见大家都没反应,依然是李德给予了反馈。李德轻轻呼出一口气,说:“你都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火的呢?可以说得具体一些吗?”

“就像我以前在做管理的时候,我看见员工的办公室有点脏,就告诉他们,让他们打扫,结果居然到了下班都还没弄。我当时就气得肺都要炸了,差点就忍不住了打电话给他们,把他们统统骂一顿了。”梁志东说这话的时候,身体有些稍稍发抖的样子,看得出来他正在体验着当时的愤怒。

李德接着问:“然后你怎么做的呢?”

梁志东答道:“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已经下班了,明天上班的时候再说吧。到了第二天,心中没那么气,这件事也就算了。”

李德笑了一下。“也就是说,其实你并没有真正的把火发出来?”

梁志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啊,很多时候我心理有火,但都会找各种理由把它压下去,一般不会让火发出来。”

梁志东会非常压抑,就在刚才,他也在压抑着对冷凌的愤怒。

李德的话说得很好,不仅仅是在对事件的追溯上面,在时间把握上也相当好。萧然都在怀疑,李德是不是另外一个机构的咨询师,来这里打探“军情”的。

李德在提出每个问题之前,都会等上两三秒的时间,这个时间足以让其他想提问的人把问题提出来,而又不会让梁志东等得太久而不舒服,把大家都照顾得很好。

果然,在这次的等待过程中,冷凌接话了。“真是羡慕你啊,我心中也经常有火,但就是忍不住,搞得身边的人经常不爽。”

苏晓倩小声地说了句:“火不发出来,会搞得自己很难受。”

不过这句话还是让大家都听到了。

梁志东有些激动地说:“我还以为就是我一个人这样,没想到你们也是……”说到这里,声音竟然有点梗咽。他继续说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是个怪人,跟别人不一样,经常会有很多的火气在心里,发出来不好,不发出来也不好。整个人就整天在发火和不发火之间斗争,没有哪天是平静的,过得舒心的。这么久以来,我都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没想到你们也有这种感受,原来也还有人会和我一样。”

李德看着咨询室的墙壁,幽幽地说:“其实谁没有这种感受呢?大家都是人,都会有火气的。只是很多时候,火气不能发出来,我们都只能憋在心里。让它腐掉烂掉,也不能说。即使自己的观点再正确,自己的想法再好,他们做得再错、再糟糕,我们也不能说,不然,就会弄得他们不高兴。”

李德描述的跟梁志东的情形有点点差异,但起码也是大同小异。梁志东还是很感激地看李德一眼,在这里,他找到了归属感。

在团体咨询中,让成员能感觉到归属感非常重要。只有形成了归属感,他们才会认为自己和团体是一起的,才会努力在团体中进行咨询性的工作——真诚地自我分享和反馈。理由很简单,如果大家不是一个整体,不是一家人,我凭什么要分享自己?凭什么要帮别人?

而归属感的建立,主要依靠的就是成员之间问题的常态化(或去边缘化),就是让每个成员都感觉自己的症状、问题大家都有,而不是我一个人独有的问题,如此就能把问题常态化,大家同病相怜也好,大家同舟共济也好,都能让大家团结在一起,更好地进行咨询。

而在刚刚的互动中,梁志东主动说出了自己的问题,大家紧接着的反馈让他感觉到了大家也存在相同或相似的问题,大家并没有排斥他、厌恶他,而是在接纳他,就像在欢迎一个迷失了很久的孩子般。他找到家了!

这对于梁志东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体验。一直以来,他都把自己独立于人际圈子之外,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不喜欢他,所以跟其他人格格不入。而此刻,其他成员对他的接受,也会对他产生积极的影响,从一个小的角度证明,别人也有可能是接纳他的。而这种外在的接纳如果持续下去,慢慢会被他内化,从“他人的接纳”转变为“自我的接纳”,从而产生更为积极、深远的影响。

大家的目光都在看着李德,似乎都在好奇他的故事。只是李德没有响应,话点到为止,不再多说了。

梁志东看李德不说话,又说起来:“我每次快发火的时候都拼命地呼吸,想把心中的气给吐出来,然后就不气了。这方法刚开始还管用,可是现在就不怎么好用了。前几天我同事因为把烟灰洒在我桌子上,我差点就冲上去打他了,还好有人把我拉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最近火气越来越大。”

李德把话接过来。“是啊,心中的火气越积越多,有时候我也很火,但也没办法。后来我发现,找个没人的地方跑跑步,就能把心中的火气消除不少。”

冷凌对着梁志东说:“写写日记、听听音乐都会好一些。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写日记,把心里的火气都写出来,文字越歹毒越解气。”说到这里,眼神恶狠狠地瞪了李德一眼,似乎在暗示,今天晚上回去我就把你写在日记里,生活中杀不死你,在日记中我用文字写死你。

苏晓倩很有意思,每次都是在冷凌说完之后说话。这次也不例外,小声地说:“洗衣服也不错。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洗衣服,看着衣服洗干净了,我心情也就好多了。”

她这次说得特别小声,估计梁志东没听清,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冷凌坐在苏晓倩旁边,自然听见了这话,只是有些不理解,问道:“洗衣服?那洗衣服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苏晓倩也不太明白,像说悄悄话般地对冷凌说:“我在洗衣服啊。”之后瞬间反应过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又把头低下去,说:“我是用手洗的,不是洗衣机。”

不过这次大家都在侧耳倾听,所以勉强听清了。

冷凌也瞬间明白过来,脸色尴尬了一下。大学毕业太久的她,都已经忘了大学时候的艰苦生活,衣服都是自己用手洗的。于是,她立刻说道:“手洗好啊,洗得干净。”说完勉强哈哈笑了两声。

苏晓倩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不过头还是低着。

气氛又一阵沉默,没人说话。

这次大家都很能坚持,冷凌坐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苏晓倩低着头,担心自己说得不好,不愿意成为众人笑话的对象,也沉默着;诗梦菡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理会咨询室发生的事;梁志东似乎有点不太愿意接苏晓倩的话,也没动静;李德在那里看着冷凌搞出来的尴尬场面,心里偷着乐,他就是要让冷凌尴尬。

这时候,萧然有点坐不住了。团体咨询中后期的沉默是好的,在大家关系建立好之后,沉默一段时间依然没反应的话,咨询师可以站出来引导大家回顾事件,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促进大家对自己、对他人有更好的把握。但现在,第一次咨询,如果出现太长事件的沉默,很容易让人丧失希望感,体会到无助感,并且咨询师还不太适合引导大家回顾事件,这样做相当于是在一群陌生人,甚至还是有些敌对情绪的陌生人中间,分享自己的不足,这是可能会造成伤害的行为。

于是,萧然把话接了过来,对梁志东说:“志东,刚刚大家给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萧然要让这对话持续下去。

梁志东回答道:“大家的建议都挺好的,也让我想起了以前,我每个星期都会去踢足球,但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总是换工作,我又要适应新的工作,所以没什么时间去。看来,我最近情绪特别不稳定,可能真的跟我没有运动有关。我觉得继续踢下足球,看看效果。”

萧然注意到,大家的脸上都有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就是早期团体咨询中的一个特点——给建议。在早期咨询中,当有成员说出自己的困惑后,其他成员就会不自觉地给出各种建议,以此作为他们帮助当事人、拉近距离的一种手段,同时也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增加自我力量。而当事人也很乐于接受这些建议,并在得到建议的过程中,体会到大家对他发自内心的接纳。

在给出建议与接受建议的过程中,最为有用的并不是建议本身,而是成员间的各种感觉:给出建议的成员的自豪感与自我力量的增加;得到建议的成员的被关注感与被接纳感。这两点才是推动个体融入团体、疗愈有效的真正影响因素。

所以,咨询师不太需要执着于成员给出的建议的对或错,只需要建设并维护上面说出的那两种感觉即可。

不过,总有一些情况是特殊的。

“萧老师,那我总忍不住发火,该怎么办呢?”冷凌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萧然问道。这种眼神不是崇拜,不是诱惑,不是平等,是什么,萧然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心里很想直接给出建议,看到她的那眼神、那表情,有点不忍心拒绝。

萧然还是忍住了,他转向大家:“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大家都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所谓大家,其实也就是梁志东和苏晓倩,李德和诗梦菡没有说话。

在大家说出建议的时候,冷凌的脸上露出很不满的表情,可惜萧然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

最后,就在大家都觉得梁志东给的建议挺好的时候,冷凌爆发了。


八、第一次活动(四):冷凌的攻击

冷凌突然对着萧然吼起来:“你在做什么啊?我是在问你,你就去问别人。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来这里只是想听听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意见,你就随手把我抛给了别人,我就是一个球是吧,被你这样抛来抛去的。如果要知道他们的意见,我不会直接问他们吗?还用得着转个弯先问你吗?你有点脑子好不好?还心理咨询师呢,赶紧回去再学几年吧!”

好猛烈的攻击。萧然看了一眼,除了诗梦菡外,大家都一脸愕然地看着冷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女人脸变得跟翻书一样快。

冷凌似乎没有打算停下来,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行,当时要做个体咨询不敢保证效果,忽悠我来参加团体咨询。好了,现在被我揭穿了吧。告诉大家,其实萧然和这个沐浴阳光咨询中心,整一个他妈的骗子,什么用都没有,就是骗钱的。大家赶紧收好东西,趁现在走吧,不然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萧然心里十分害怕。第一次的团体咨询就变成这样,以后还怎么开展?其他人会怎么看我?真的会觉得我是个骗子吗?刚刚问题我是不是真的该回答?我把问题推来推去是不是真的做得不对?我真的学好心理学了吗?怎么会被说得哑口无言?现在该怎么办?打断她?怎么打断?让她继续?那大家会怎么看心理咨询?怎么办?怎么办?这些疑问就像溺水的人在水里吐出的气泡一样,咕噜咕噜,一个连着一个地往外冒。冒出一个,人的氧气就越少,就越紧张,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冷凌还在继续:“你以为你是谁啊?救世主吗?上帝吗?今天我们问你的问题,你一个都不回答,你的建议就那么宝贵吗?一字千金吗?我们给的钱不够多,你就不说话。好啊,你开个价,要多少钱才会给建议,我给!不就是想要钱吗?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冷凌的气势完全压住了全场,大家都被震住了,全部呆在那里。

就在这时,出乎意料地,李德再次说话了。“大胆!你怎么跟萧老师说话的!”李德的声音异常尖锐,把大家吓了一跳。这声音就像一个女高音,有很强的穿透性,但是声音中又夹杂着一丝威严,容不得别人反抗,或者说连反抗的想法都被生生压了下去。“萧老师是我们的老师,在这里教导我们,你那是什么态度?尊师重道的道理你懂不懂?你读过书没有?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最基本的就在于尊师重道,这样文明才能延续。你倒好,在这里撒什么野?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吗?我告诉你,这里是沐浴阳光心理咨询中心!你要撒野到别的地方去!在这里胡闹什么!”

李德的话让人无可争辩,句句在理。萧然感激地看了李德一眼,感谢他帮自己解了围。但这番话无疑会让李德和冷凌之间的位置更加对立了。

萧然不太希望冷凌跟李德对立得太严重,所以,他必须要出手让双方都冷静下来,而最需要冷静的,就是冷凌。

而此时就是最好的介入时机。李德打断了冷凌的话,冷凌还没有开始反击之际,萧然凭着丰富的咨询经验,终于“应战”了。

“冷凌,你愿意再说说你眼中的我是怎么样的吗?”萧然对冷凌说。

所有人都很意外,李德在帮忙阻止冷凌的攻击,而萧然却要让冷凌继续。这是怎么回事?冷凌也深感意外,愣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你就只会推卸责任,你看看这次活动中,你做过什么!你没有给出任何的建议,就让我们这些有问题的人自己说自己的,你其实什么都没做!”

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只要觉得咨询师在关心她,不会抛弃她,她就能平静下来。刚刚萧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她的被抛弃感被激发出来,认为萧然不喜欢她,要抛弃她了,所以就开始了攻击。她需要借着攻击来减弱萧然和团体咨询在她心中的重要性,紧接着就可以由她来抛弃萧然,脱离团队,这样就再一次完成了她的惯用互动模式。就跟在萧然与她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而对萧然和心理咨询的攻击,则恰恰证明了,这两者在她心中是多么的重要。

冷凌的情绪之所以没有那么强烈,是因为她觉得萧然站在了她这边。李德对她施以报复,这时候如果萧然顺着李德的话去说,冷凌被抛弃的感觉就会更加强烈,认为李德和萧然联合起来要抛弃她,她的攻击就会更加猛烈,她会把所有要抛弃她的人攻击一番。但这个时候,萧然出其不意的站在了她这边,她感受到萧然没有抛弃她,所以情绪稍有些好转。

这是萧然在个体咨询中经常使用的方法。真正要抛弃冷凌的人不是萧然,那个人一直存在于冷凌的心中,却被她深深压抑。她不能对那个人表达愤怒,所以只能不停地在生活中寻找替代者。这一切都是在潜意识中进行的,冷凌自己也不知道。此刻,萧然就是要帮助冷凌去看清她潜意识的那个人,这样她就不会再把那个人再投射到其他人身上,也就不会去冤枉别人要抛弃她,自然也就没那么强的被抛弃感了。他让冷凌继续说,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幕后黑手”。

“还有吗?”萧然微笑着,他的心也平静下来一些了。暴风雨已经变小,正在耐心的等待着彩虹出现一样。

“你看你笑嘻嘻的,肯定是笑里藏刀,等我最开心的时候,你就一刀捅过来。”冷凌顿了顿,接着又来了一阵不太强烈的攻击。“对,肯定就是这样!怪不得不帮李德说话,我还在奇怪呢,你怎么一下子就变得那么好。你这种咨询师没一个好人,看见我生气了,就过来哄哄我,等我气消了,你们就不管我。你看看,刚刚我没事的时候,连个问题都要推开,现在我发火了,你就注意我了,来哄我了。真是无耻!”

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感觉非常敏锐,冷凌说的都是事实,让人无可辩驳,往往最能引起咨询师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冷凌的这些话,确实没错,一瞬间,连萧然都以为自己做错了。

还好萧然以前碰到过不少这种情况,他在心里赶紧告诉自己:这是咨询的方向,方向没有错,千万不能动摇。她攻击的也不是我,而是她心里面的其他人。坚持!坚持!

萧然强忍着心里憋着的气,再次问道:“你眼中的我,还是怎么样的?”

“你根本不喜欢我!但是为了他妈的心理咨询,不得不跟我坐在一起,其实你早就厌烦了,不要否定,从你刚刚的眼神中,我已经看出来了。所以,你故意不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这样我就会发火,就会离开这个团体,你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卑鄙无耻!”冷凌的情绪又开始了激动,“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大可以直接说出来,不需要这么麻烦!猥琐的男人!”

萧然觉得自己快到一个临界点了,如果冷凌再说下去,可能自己也会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而往往这个时候,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情绪也是在一个高点,在这个时候去看他们潜意识中的那个人,成功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萧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冷凌非常温柔地说:“冷凌,你愿意闭上眼睛感觉一下,那个老奸巨猾、卑鄙无耻、猥琐的人是什么样子吗?”

萧然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刚刚那么多的情绪都处于酝酿阶段,都在酝酿这个潜意识中的对冷凌产生这么巨大影响的人。如果这个时候冷凌能够配合,产生的效果可能非常好,很可能就找到了那个人;但如果冷凌不配合,则会功亏一篑,反而刚刚引发出来的情绪将无法收场,冷凌肯定会离开团队,一去不复返。

成败就在此一举!

如果在个体咨询中,咨询师不可能这么快的使用这个技术。至少也要等到咨访关系稳定后才会考虑,因为最终影响来访者是否愿意去想象那个人的,是咨访关系,是他们对咨询师的信赖。如果他们不信任咨询师,凭什么去配合呢?

萧然这一步走得非常冒险,但似乎在这次的活动中,除此以外,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团体咨询中,对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咨询,是以其他成员的反馈为主,以此来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和真实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但在这次活动中,李德跟冷凌的对立,梁志东与李德看似已经混得不错,估计梁志东也会站在李德那边,诗梦菡依旧一言不发,两耳不闻他人事,苏晓倩社交恐惧不怎么敢说话。这时的团体能说话的不能让冷凌信服,能让冷凌信服的又不会说话。

所以,萧然只能独孤一掷了。多年来咨询经验,让萧然明白了,剑走偏锋,成功险中求的道理。

所幸,冷凌配合了。

她闭上了眼睛,虽然身体依然很紧张,但她闭上了眼睛。

萧然松了一口气,知道只要她配合,距离成功就只剩一步之遥了。

萧然继续温柔地说:“你感觉下,如果感觉到那个人,你可以告诉我,你可以告诉我他是谁,或者长什么样子。”

冷凌大声地说到:“不就是你咯!”

萧然笑笑,但没有笑出声。这种情况经常出现,他一点不担心。“嗯,好的。你仔细看看,他跟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好吗?”

冷凌安静下来,继续在想象,不一会儿,大家发现眼泪顺着她的脸庞留了下来。

萧然知道,她看到那个人了。

冷凌没有说话,随着她的眼泪越流越多,她的整个人开始了轻微的抽搐。

萧然没有逼迫她什么。这个不是个体咨询,要把自己的隐私呈现在这么多人面前,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冷凌,是一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这又是她心中非常核心的秘密,所以,她不可能那么快地说出来。

过了许久,冷凌慢慢地平静下来。这段时间里面,大家也都没有说话,非常安静地配合和冷凌和萧然。

萧然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冷凌回答道:“平静了很多。”

萧然继续问:“你准备好回来了吗?”

冷凌点点头,说:“准备好了。”

“好的……那你现在可以慢慢的感觉自己回到了咨询室……你会感觉到自己正坐在我们的椅子上……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你可以慢慢睁开眼睛……一……你可以做一个深深的呼吸……二……你可以活动下你的双手和双脚……三……你可以慢慢睁开眼睛……”

冷凌慢慢睁开眼睛,确实平静了很多,对萧然笑了下,小声了说了句:“谢谢。”

萧然也对冷凌回报以微笑,问了下冷凌,“奇怪我刚刚的做法吗?”

冷凌点点头,说道:“有点奇怪。”

“可以让我解释下吗?可能大家都在奇怪。”

“嗯,可以。”

于是萧然把刚刚做的原理向大家解释了一下,这是意象对话的一种方法,用想象来寻找潜意识中带给冷凌这些负面感觉的人,而冷凌仅仅是把那个人投射在了他的身上。萧然没有提到被抛弃感这些敏感的词,也没有提到他是逼于无奈才使用的这种方法。说出来只会徒增大家的烦恼罢了。

大家听完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心理咨询,也是第一次见识心理咨询的方法,都觉得非常神奇。虽然冷凌没有说那个人是谁,萧然也告诉大家,不用去询问,等冷凌觉得时机合适的时候,自然会说。但大家已经开始对萧然有了比较深的信任感,起码让一个看起来快发疯的女人很快的平静了下来,单凭这份功力,就足够了。

第一次团体咨询结束了,大家相约去坐地铁,冷凌跟大家一起走的,有说有笑,看起来还算不错。虽然没有进行处理,但冷凌已经了解了一些东西。当她知道一些东西的时候,改变也就随之出现了。只是,诗梦菡一个人慢慢地走在最后,依然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萧然送了一口气。第一次活动就这样险象环生,所幸凭着自己多年的咨询经验,和对咨询技术的把握,成功化解了这次危机。正当他在庆幸的时候,殊不知下一次更大的考验已经悄然出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