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9)  

2016-07-23 17:36:42|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酒吧的邂逅

星期一晚上,萧然一个人坐在酒吧里。

他很喜欢这家酒吧,所以他从来没有去过第二家。

这很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心理,对酒吧、对人都一样。

萧然很喜欢他的前女友,所以,在五年前分手后,他也一直没有找到第二个能让他付出感情的女孩子。

失去的就是失去了,如果什么时候这家酒吧关闭了?我还会去另外一家酒吧吗?萧然心里想着,静静地坐在角落,品尝着他手中的“风起云涌”。

这是这家酒吧特有的一种酒,入口温和,带着淡淡的清甜和丝丝薄荷的味道,仿佛一阵清新的微风吹过,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当人不知不觉喝下四分之三杯的时候,“风”就会过去,云迅速的积聚,极快地形成黑云压城的磅礴气势,人也就醉了。不知道是醉于酒,还是醉于心里的变化,总之就是醉了,无法清醒的醉。不过就如同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样,不需多久人就会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再把剩下的四分之一杯喝完,也就算得上是在心中回味了。

这种酒是萧然第一次来的时候,调酒师告诉他的。当时的萧然刚刚失恋,朋友带他出来散心,那也是他第一次来到酒吧。调酒师说,这种酒每次只能喝一杯,第二杯必醉。萧然不信连着喝了两杯,果然被朋友拖着回的家。

从此,他来这里,只点一杯“风起云涌”,慢慢地喝着。他喜欢这酒因为他觉得这很像心理咨询,一开始非常温和,稍后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把你的伤口挖出来,完成手术,再迅速地把伤口包扎,在缓缓给予一些支持和鼓励。很像,确实很像!

一杯酒、一种职业,因为萧然联系在了一起。

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萧然就会过来。在酒精发作的时候,让风不仅仅卷走云,也把心中的烦闷一起卷走。所以,每次萧然喝完之后,心情都会好很多。偶尔,看到酒吧的美女还能搭讪几句,共度良宵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他心中并没有这种期待,本来心情就不好了,还要有所期待,岂不是徒增烦恼?

今天,在个案督导的时候,跟别人吵了起来。这个很常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和方法,经常表达自己的观点就会被别人视为对他们的否定,争吵到最后已经不再是咨询方法的问题,而是资历、水平、自尊的问题了。

萧然不能忍受,一个倚老卖老的家伙,明明就做错了,还死不承认,一直在狡辩。这一点让萧然非常不爽,也是争吵的源头。到了最后,谁也没能说服谁。这不奇怪,咨询师做法的对错,也只能由来访者的病情发展来判断,任谁都只是在猜测、推敲而已。

积压了很多的郁闷情绪,萧然一口气喝了四分之三杯“风起云涌”。

正在脑袋微微发胀之际,一个迷人的声音在萧然耳边响起,“萧老师,你好啊!”

萧然转过头一看,是冷凌。她穿着性感的红色吊带衣、小短裙,嘴几乎凑到了萧然的脸上。

萧然迷迷糊糊的被吓了一跳,想要说点什么,但脑袋很沉,思维很慢,半天说不出来。

冷凌坐在了萧然旁边,看了一眼“风起云涌”说道:“原来萧老师你也喜欢喝‘风起云涌’,我也是,我觉得这种酒很像我这种人,温和的时候很温和,爆发的时候很恐怖。上次我对你发火的事,还真的很对不起呢。”

看样子冷凌也醉了六七分,说话的时候有些含糊不清。

萧然还没清醒过来,他看着这个时候的冷凌,觉得特别可爱。敢作敢当,勇于道歉,这不就是他前女友最大的优点吗?

冷凌看见萧然的样子,知道他还在醉酒中,也没有等他说什么,就接着说:“你一个人来的吗?是不是来这里泡美眉啊?这里的美眉很好泡的哦。”说着,用手搂住了萧然的脖子,脸又凑近了。

萧然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冷凌的缘故。

他想把头避开,没想到一低头,看到了冷凌吊带衣里面的胸部随着她说话上下起伏,目光竟然生生地停留在了那里,移不开了。

冷凌倒好像司空见惯了,没有任何的害羞,反而自豪地把胸部对着萧然挺了起来,脸上一幅骄傲的表情。

萧然顿时乱了方阵,这头低也不是,抬也不是。低下去是呼之欲出的酥胸,抬起来是诱惑火红的嘴唇,这酒精又还没过去,头脑当中一片空白。

突然,冷凌的嘴唇对着萧然吻了过去,四片嘴唇碰在了一起。

萧然不是没经历过这种诱惑,他长得一表人才,又带着成熟稳重的风范,自然是很多女孩心仪的对象。酒吧中对他有好感,主动来搭讪的也有不少。只是,这么直接、这么露骨、关系这么特别的女孩配上这么不清醒的时候,还是第一次。

冷凌的手轻轻抚摸着萧然的背,嘴轻轻地撬开萧然的嘴,一条香滑的舌头轻巧地进入到萧然的嘴里,轻盈地探索着那个未知的世外桃源。

萧然再也忍不住,也用力地把冷凌抱过来放在他的腿上,紧紧地抱住,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情侣,甘露降临于大地,完全忘记了外界,忘我地享受着对方的爱意。

这一吻结束的时候,十分钟过去了。

依依不舍地把嘴唇分开,冷凌明显在期待今晚会有更让人兴奋的事情发生。她把嘴放在萧然的耳边,轻声说道:“今晚,我们去哪里?”

萧然的酒精已经清醒了很多。当然不是真正的清醒,“风起云涌”里面不知道加了什么,能让人在短时间内把酒精的作用压制下去,勉强不让酒精发作,但真正的清醒,至少也要睡一个晚上才行。只是这时,萧然的思维已经恢复,能进行思考和反应了。

这时的萧然已经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走在心理咨询规则的边缘。作为心理咨询师,很清楚地知道不能与来访者发生性关系,也很明白发生性关系所带给来访者的伤害,所以,他不能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做出越界的事情。

刚刚的那一吻,是否越界?是否会给冷凌产生负面的影响?他一想到这个问题,脑袋又一阵剧痛。

冷凌稍稍移了下屁股,用她圆润的臀部稍稍碰了下萧然的下身,无限妩媚地说道:“要不去我家?我家没人。”

萧然知道事情现在已经很严重了,使劲地晃了晃头,让酒精随着头发的舞动再散发出去一些,慢慢地把冷凌扶起来让她坐在旁边,缓缓说道:“对不起。”

冷凌有些不解,明明水到渠成的事怎么会突然就变了。是自己的身材不够好?是自己长相不够漂亮?还是上次团体咨询中的事情让萧然还在气自己?只是刚刚那忘情的吻又那么真实,口中还残留着萧然酒精的味道,那吻又算什么?幻觉吗?

前一秒钟还如胶似漆,后一秒钟就冷若冰霜。这是怎么了?他真的就那么讨厌我吗?冷凌心中越想越不平衡。

她猛地站起来,没有问为什么,拿起外套和包,对着萧然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喜欢的时候就要我,不喜欢的时候就一脚把我踢开!你他妈的混蛋!我他妈的不陪你完了!拜拜!”

说完,也不顾酒吧里其他人的目光,直接冲了出去。

萧然想追上去,但刚刚起来就发现酒精还没完全过去,双腿使不上劲。“风起云涌”就是这样,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让你如同白云般无奈地受着风的摆布。

萧然掏出手机,才想起没有存冷凌的电话。联系来访者的事情都是有小月去做的,咨询师根本没有保存来访者电话的必要。而小月也仅仅是把电话存在公司,为了遵守保密原则,她自己也是不会留任何来访者的资料和电话的。

萧然很着急,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自杀率非常高,而现在冷凌的情况绝对有这种可能。刚刚萧然的举动肯定再次激发起了她的被抛弃感,如果现在不进行干预,后果很可能非常严重。

萧然用手撑着桌子努力地站起来,拖着发抖的双脚挣扎到门口,看到冷凌打了个出租车扬长而去,上车之前用手擦了下眼角,很委屈的样子。

萧然冲到路边想打车,运气却背到了极点,一辆出租车都没有了。萧然心里万分着急,暗自祈祷着他从来不信的佛祖:赶紧来辆车吧,什么车都可以。不论什么车,我都拦下来,说下情况请他们帮帮忙忙,毕竟人命关天啊。

可惜,一辆车都没出现。萧然看了下手表,12点半。这个时间很尴尬,出来玩的已经出来了,要回家的都已经回去了,所以这段时间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会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等23点钟的时候再来接人。

三分钟之后,终于有一辆的士车出现。三分钟对于平时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时间,但这个时候,三分钟对萧然来说,却如同三年那么长,等待是会让人发疯的。

上了车,萧然告诉司机往前开,有多快开多快,他想追到前面那辆冷凌乘坐的的士。只是可惜,这条路很短,不到半分钟就到了路口,三个方向往那边走?司机问萧然。萧然已经心乱如麻,他怎么会知道,随口说道往前。于是车子又在宽阔的路上飞驰起来。

冷凌乘坐的的士始终没有出现。一路上也看到过几辆的士,要么没载人,要么就不是冷凌。

胡乱开了20多分钟之后,萧然让司机把他送到了沐浴阳光咨询中心。他终于想起在中心有冷凌的联系方式。

萧然狂奔进办公室,在小月的登记表上疯狂地翻着,终于其中一页上面看到了冷凌的电话。

他拿出手机,照着这个电话拨打过去,很快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让人费解的是是个男人的声音。萧然仔细核对了下电话,原来匆忙中拨错了。当他真正拨对号码的时候,那头传来的是已关机的应答声。

萧然给她发了条信息,“冷凌,我是萧然。刚刚我的话还只说了一半,请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把话说完。看到信息后请回我电话。”

发完后,萧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摊在了床上,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光了一样,再没有力气站起来。不过头脑却异常的清醒,好几个念头在他头脑中不停地旋转:

我是不是不该去酒吧?咨询师应该时刻保持清醒,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我是不是不该拒绝冷凌?即使跟她发生了关系,至少也不会出现此刻这种危险的情况。

她会不会想不开?刚刚我也没有明确地拒绝,说不定她没感受到被抛弃感。

如果她要自杀,是割脉还是跳楼?以她的个性应该是跳楼吧?会不会被人发现救了下来?

如果她真的自杀了,是不是我的错造成的?

心理咨询的规则就一定对吗?是恒古不变的唯一真实吗?

……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