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10—12)  

2016-07-23 17:37:45|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第二次活动(一):冷凌的缺席

冷凌的电话一直没有开机。

酒吧也没有见到她。

萧然显得有点心神不宁。

“萧老师,你怎么那么重的黑眼圈?”团体咨询还没开始,李德就问道。

“呵呵,这两天没怎么睡好。”萧然不太想把冷凌的事说出来,毕竟这个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冷凌还没到,要不要等等她?”苏晓倩问萧然,看来冷凌和苏晓倩的关系基础已经形成了。

“嗯,请等一下。”萧然淡淡地说,表面上尽量装得十分平静,然后对着门外说到,“小月,麻烦你给冷凌小姐去个电话,看看她来不来。”

过了一分多种,小月走进来说出了萧然心中的答案:“萧老师,冷小姐的电话关机,打不通。”

萧然谢过了小月,决定开始团体咨询,不等冷凌了。

冷凌的位置空了出来,苏晓倩坐在了萧然的旁边。人还是一样的人,座位还是一样的座位,不过团体中的气氛有点怪,苏晓倩在担心着什么,诗梦菡在自己的世界里,梁志东在四处张望,李德在思考着什么,就连萧然也在走神。

冷凌到底怎么了?记得在约谈的时候,萧然特别强调过,在团体活动中尽量不要缺席,也解释过缺席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为什么她还会缺席?甚至于连请假都没有请,她还健在吗?这些问题困扰着萧然。

萧然没有说出来,这是大家的团体咨询,不是他的。他有责任和义务让大家成长,但大家却没有责任和义务让他成长。他不应该耽误大家的时间。

时间过去了半小时,谈话的内容仅限于谈论各自喜欢的运动、运动的场地介绍、运动过量引起的身体损伤等,固然这与上次给梁志东的建议有关,但显然已经离题很多了。仿佛大家都在默契地回避着谈论感受,以及冷凌缺席的影响。

萧然知道,这是集体回避。

在团体咨询中,有些时候成员会因为某些问题太具有威胁性,而有意无意地采取回避的态度,不去触碰它们。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离题都是集体回避,特别在初期,由于很多成员都不清楚团体咨询的方向,也会出现离题的现象,这个时候咨询师能够把大家拉回来即可。

而这次的离题却不同。大家的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紧张,但凡提到跟争吵、上次活动的情形、发火、受伤等主题的时候,成员都会不自觉地把话题转开,这都暗示着在平静的表面下的暗流涌动。作为有丰富经验的咨询师,萧然也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压抑着什么。

萧然决定指出这种现象,督促大家面对现实,面对压抑的东西。

“亲爱的朋友们,”萧然用夸张的语气说着,一方面吸引大家的注意,一方面也算是调整下气氛,不要弄得太过于严肃,“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做个小小的总结好吗?”

大家都毫无异义地赞同,同时松了一口气。萧然终于来把这个沉重的接力棒接走了。

“我注意到今天大家顺着上次志东的问题延伸,谈了很多关于运动方面的东西,我在旁边听着都很有收获,只是我觉得好像跟我们的主题——心理,联系有点不太大了。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现在的感觉吗?”

大家开始了沉默。

感觉,这是大家一直都在回避的东西。

个体心理咨询也好,团体心理咨询也好,感觉都是最好的切入点。

萧然静静地等待着,他表现得漫不经心,但他的眼睛里注视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李德的嘴角动了一下,萧然找到了突破口,问道:“德哥,我注意到你今天的话特别少。想说点什么吗?”

李德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今天冷凌为什么没来。”

李德终于把这个炸弹抛了出来,接下来就看这个炸弹怎么爆炸了。

萧然始终保持着微笑的对着李德,李德继续说道:“在上次,我总是在针对她,她说话我就什么都不说,连看都不看她。我在想,是不是我做得过分了,让她这次没来。”

“她没来,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呢?”萧然问道,这个才是真正的问题。

“我觉得是我做得过分了才导致这样的,”李德迟疑了一下,说,“我担心萧老师你觉得我不够大方,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

“我觉得你不够大方,斤斤计较又会怎么样呢?”萧然追问道。

“可能就会对我冷漠,不看重我了。”李德小声地说道,幸好萧然坐在他旁边,不然肯定会像苏晓倩那样因为听不清而一脸迷茫。

“可能就会对你冷漠,不看重你,是吗?”萧然故意重复了一遍,以便让大家都能够知道。

李德点点头,没说话。

“大家怎么看待冷凌的缺席呢?”萧然没有再跟李德说下去,让李德缓一下,听听大家的看法也是很重要的。

“不来最好!那么凶的女人,谁受得了!”梁志东立马说了出来,“看看上次,就她一个人火气那么大,一点涵养都没有!这种女人永远不来才好呢!”梁志东似乎积压了很多的火气。

“那你怎么看待德哥的看法呢?”萧然想把此刻讨论的主题拉回到李德身上。

“这跟德哥没多大关系,而且是她先针对的德哥,我记得她一直在那里挑衅,德哥都没有理他。我觉得德哥做得很好!”看得出梁志东是真心的支持李德。

萧然点点头,把目光移向了诗梦菡,意思是让诗梦菡说说她的看法。

诗梦菡缓缓地说:“没来就没来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诗梦菡一直都没参与到团体中来,这个时候萧然也没什么心思去管她。紧接着把目光移向了苏晓倩。

苏晓倩看见萧然的目光,又赶紧把头低下,说道:“我觉得冷凌没来是我不好,上次她一直支持我,鼓励我,但我却表现得很不好,话都没说几句,我觉得是我让她失望了。”

梁志东轻轻地“切”了一声,这个动作被萧然看到了。

萧然立即指出来,这个时候的反馈是很重要的。“志东,我注意到你刚刚好像‘切’了一下,你能感觉到你是在表达什么吗?”

梁志东有些尴尬,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在想要说些什么。

萧然赶紧说:“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不过如果说的话,一定要说真实的感觉。我们这里的反馈是一定要真诚的。”萧然等了一下看梁志东还是没说,稍稍鼓励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期望你说出来,不管是什么,如果要让人猜的话,很容易引起误会的。”

这是鼓励表达的技巧,在个体咨询或团体咨询中,来访者或成员在犹豫要不要说的时候,咨询师可以适当的鼓励一下,在后面稍稍推上一把,但不要太用力,否则容易激起它们的阻抗。

梁志东把头抬起来看着苏晓倩,说道:“我想说的是,冷凌不会因为你的表现不好而缺席的。”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切’了一下,是因为我觉得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苏晓倩愣住了,在感受着什么。

大家都没有说话,陪伴着苏晓倩,等待着她的感受。

这个就是团体咨询的支持!最让人受益的部分!当你在感受的时候,没有人会去打扰,大家都在尊重你,陪伴在你身边。

过了大约三分钟,苏晓倩把头抬了起来,看着萧然。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需要我同意的。”萧然知道苏晓倩想说什么。

“我刚刚想到了,好像一直以来,我身边的人有点不对劲,我都会觉得是我的错,是我造成的。所以我就很内疚,很害怕,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自己总是做错。所以我做什么都害怕,做什么都没信心。原来,这就是因为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苏晓倩流着泪说,萧然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苏晓倩边擦眼泪边对萧然说谢谢,随即也对梁志东说了谢谢。

梁志东有些意外,他本来担心会伤害到苏晓倩的话,竟然让苏晓倩有了一丝感悟,这是他压根没有想到的。

萧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让梁志东也谈谈他的感受。

梁志东很陈恳地说:“我很意外,我一开始之所以‘切’,是因为我害怕说出这些想法之后,你会生气,所以我才没说。不过没想到你听了,居然不但没生气,还谢谢我。”梁志东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萧然趁机补充道:“看到了吧,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想象的,跟真实的是有很大不同的。而这个就需要大家的相互反馈,才能让每个人都更清楚自己的想象和真实之间的差异,我们才能去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

萧然注意到,诗梦菡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暗淡的样子。

适当地回顾一下团体咨询的技术,让大家时刻谨记咨询的方向,不要偏离,这个是团体咨询,特别是初期很重要的一个步骤。

“德哥,你现在的感受呢?”萧然又把话题转移到了李德身上。

“既然自己想象的和真实的不一定一样,我估计冷凌的离开真不关我的事。”李德说道,但丝毫没有放松的感觉。

“那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你放松下来呢?要说真心话哦,德哥。”萧然尽量在不严肃的气氛下要求成员做一些事,这样给他们的压力会小一些。

“呵呵,”李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还是在担心萧老师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够大方,然后对我冷漠,不重视我。”

“那你觉得其他人会怎么看你呢?”萧然不像独占鳌头,团体中其他成员的看法和反馈理应作为咨询的重点。

“我觉得你的看法会更重一些。”言下之意是,其他人的看法他都不怎么在乎。李德的表达总是含蓄而恰到好处的。

萧然这个时候有两个方向:一、指出李德真正看重的,对他有偏见的人不是他,而是他心中的其他人;二、直接表达他对李德的真正想法,消除想象和现实的差异。

萧然决定采用第二种方法,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真正的话题还没开始,他只能尽快把李德的话题结束,这时已经不能在隐瞒冷凌真正缺席的原因了。


十一、第二次活动(二):诗梦菡的心结

萧然告诉李德,“我觉得你在协调我和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上很用心,也做得很好,好几次我想表达的意思我自己都觉得没说清楚,你却理解到了,也帮我表达了出来,很谢谢你。在你跟冷凌的事情上,没有谁对谁错,你们所呈现的都只是你们在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缩影,通过这个缩影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成长。如果某一天你觉得我对你冷漠或不重视,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告诉你真正的原因。但肯定不会是现在的这件事情,因为我还找不到对你冷漠、不重视的理由。”

李德踏实了很多,坐的姿势也放松了下来。

在刚刚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呈现出了自身的一些特点。

李德,特别在意咨询师的看法。在团体咨询中,咨询师是以领导者、权威的身份出现,这表明李德在跟权威相处的时候,会特别在意权威的看法。通过他跟咨询师的互动,也可以看出他经常维护权威、权威与成员的关系、能非常敏锐地领会权威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心中也隐藏着对权威的恐惧。权威,精神分析中经常跟自己的父母有关。再联系李德曾经说过的“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以推测,他跟父母的关系必然有可以探寻的东西。

梁志东,情绪压抑,但在今天把愤怒的情绪表达了出来,看来上次冷凌的爆发给梁志东做了一个示范。他对冷凌表达愤怒颇有微词,是否他曾经在表达愤怒的时候,也被别人攻击过?如此则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有情绪的压抑。而今天,他成功表达了对苏晓倩的不满,苏晓倩的反馈也可以让他形成新的,从所未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可以像一个种子,慢慢长大,从而以“情绪表达——感谢”模式取代原来的“情绪表达——攻击”模式。

诗梦菡,一直都在自己世界的女孩,在萧然说到想象世界和真实世界差异时,注意力被明显的吸引了一下,说明她内心中至少有一部分是渴望回归真实世界的,这将会成为咨询的动力。

苏晓倩,直接因为梁志东的话而了解到自己行为退缩的原因,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她也可以根据这个反馈而在生活中做出一些调整,让自己更加适应真实的生活。但这里不能做太好的预期,因为还有一些更深的东西没出来,这里她所感悟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或者说连一角都没到。

萧然心里整理了下思路,明确了每个人所呈现出来的特点。他决定,是时候公开星期一晚上酒吧的邂逅了。这个决定他下了很大的决心。

虽然在约谈的时候就告诉过大家,应该向团体坦白私底下的活动,但这种单方面的描述确实会让人很不舒服,而且也不一定客观。比较理想的状态是,私底下活动的双方都在场,这样可以相互印证些东西,对一些感觉或看法也有澄清作用。要不是冷凌的缺席给团体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萧然是不准备在这个时候说的。

而且,冷凌,要是知道萧然在她不在的时候,说了关于她的事情,谁知道会不会又爆发一次呢。

不过她是肯定会知道的,不论冷凌缺席几次,她都有权利在来的时候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萧然详细地向大家说了星期一晚上的事情,以及这两天打她电话一直关机、每天晚上都去酒吧找她的情况。

最后,萧然分享了他的感受:“我不知道这样拒绝她是对是错,我也为由于我的责任,造成了冷凌今天缺席而真诚地给大家道歉。”

气氛又再次冻住了,大家都不知所措。

“我想这个不是萧老师的错,”李德先说了出来,“冷凌在这件事情上本身就不对,作为我们共同的老师,她没有权力去勾引萧老师,更何况萧老师根本就不喜欢她!在今天的团体里面,萧老师也做得很好,没有因为冷凌的缺席影响我们的活动。萧老师,谢谢你!”

萧然感激地看着李德,同时看到梁志东的眼神里露出了些许担心。“志东,有什么想说的吗?”

梁志东说:“她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这是梁志东第一次表现出来对冷凌的关心,也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萧然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其实我也很担心她。这两天来我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打下她的电话,但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我们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也不知道她身边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我已经找了好几个医院的朋友关注这两天是否有自杀的事件发生,幸运的是暂时还没发现。”

诗梦菡一反常态地念叨起来:“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她就像一只黑暗中飞向光亮的飞蛾,不知道前方是火苗,还是出口,是地狱,还是天堂。她飞啊飞,飞啊飞,只有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刹那,才能看清。这就像一场赌注,一场以生命为筹码的赌注。当她输了,输得一败涂地的时候,她就只能以告别的方式离开,就像角斗士一样,失败者只能以告别的方式离开,留下她最美丽的幻想和期望,带着残忍的真实和现实,淡淡地、轻轻地离开……”诗梦菡的眼睛一直望着远方,眼神深邃而哀伤。

苏晓倩的眼睛睁的很大,脸上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对于一个大二的学生来说,一夜情、自杀、死亡这些话题似乎都应该离她很遥远,不曾想到这些事就潜藏在她身边,她显然被震撼到了。

梁志东安慰大家地说道:“警察局判定人是否失踪都需要等48小时,现在都还没到48小时呢,可能她手机掉了,出去旅游了,或者大醉三天,都是有可能的。我们安心再等等吧,指不准她没事呢。”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还是让大家稍微轻松了一点。

萧然好不容易逮着个诗梦菡说话的机会,这也是她在团体中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当然不是暗示她知道冷凌真的会自杀而且死亡什么的。

萧然看着诗梦菡说:“你想到了什么吗?”

诗梦菡继续望着远方,缓缓说起来,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地说一个故事。

“我的一个好朋友,长得很漂亮,人也很乖巧,是那种很聪慧的女生,学东西特别快,我记得我们编中国结的时候,我学了好多遍都不会,她只看了一遍就会了。我特羡慕她,总得我要是有她那么聪明就好了。她在班上人缘很很好,是团支书,四年了,从没跟谁吵过一次架,从没跟人红过脸,很会为别人着想,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

诗梦菡顿了顿。“追求她的男生很多,只是很奇怪,她却选择了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当她男朋友,我们都觉得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你要知道,当时男生那边做过一个小调查,超过一半的男生都喜欢她,据说还有很多是因为觉得差距太大而不敢喜欢的。”

诗梦菡叹了一口气。“谁知道她会选择了那个男生。那男生抽烟、喝酒、贪玩,打架,经常惹了一堆的事情,还是她去善后解决。可就这样,那男生的还不知足,脚踩两只船,终于有一天,被她看到了。”

诗梦菡的眼睛有点红了。“如果当时那男的安慰下她,说点好话估计也没什么,毕竟那么多年都忍了,她也知道那男的的为人。但当时,那男的竟然当着很多人的面,骂她多管闲事,还说跟她做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都不刺激,这样才去找其他的女人。”

诗梦菡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还说,要不是她每次都那么听话,给他口交、肛交,早就跟她分手了。这些话就算私底下说都让人很难接受,更何况还在我朋友的教室外面。这让人怎么接受得了。当时我朋友听完,转身就从护栏上跳了下去,我急着去拉,没拉住,只看到她慢慢地飘下去,像一只飞蛾一样,扑向了那地面上的一抹晃眼的阳光。”

诗梦菡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说话也渐渐模糊不清。“你们知道吗……上课的时候……我们还说中午……一起去动漫社看展览……结果……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之后就完全泣不成声……

又是一个创伤的故事,萧然思绪万千。借着冷凌的事情,成功引出了诗梦菡的一个心结。这是,这该喜还是该忧呢?

等诗梦菡稍稍缓和一些,萧然轻声地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很孤独,很害怕。一下子,我就变成了一个人。每天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好朋友就没了。我觉得我对不起她,如果当时我一直站在她的旁边,如果当时我动作快一点,说不定我就可以拉住她,她就不会这样了。我也在怪我自己,怪我没有勇气,不然我可以跟着她跳下去,这样我和她都不会孤单了。”说着,眼睛泪汪汪地望着萧然,眼神中充满了害怕和自责。

诗梦菡的反应是目睹自杀之后的正常现象。当身边的人自杀后,很容易引起当事人的内疚、自责的情绪,就像冷凌这件事情上李德、苏晓倩的反应一样;要不然就是把自责的力量转换一个方向,从责备自己转变成责备他人,就像梁志东的反应一样;再不然就是隔离,仿佛压根不关自己的事,就像之前的诗梦菡一样。

而诗梦菡此刻的反应,则呈现出大部分人遇到自杀事件后的情形——内疚、自责。

这个时候很多种方法可以运用,但萧然觉得,告别仪式会是解决这类去世的人最有效的方法。


十二、第二次活动(三):告别仪式

萧然问诗梦菡:“你现在还会经常想起你的好朋友吗?”

诗梦菡点点头说:“是的,虽然过去三年了,但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她,不由自主地想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萧然调整了一下语气,让自己的语气、语速尽量接近诗梦菡。“你现在可以想到她吗?就好像她在你的面前一样。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闭上眼睛。”

诗梦菡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可以告诉我,她现在穿的什么衣服吗?”萧然需要让诗梦菡把她朋友的形象具体说出来,当诗梦菡说得越具体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越真切。

“粉红色的连衣裙,这是她最喜欢穿的衣服,在袖口那里还有蕾丝边,衣服就好像量身定做的一样,正好把她的身材完全的显示出来。”

“嗯,好的,白色的连衣裙。你看看,她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呢?”

“她的表情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柔,好像想说什么。”

“你听听她想说什么,然后告诉我,好吗?”

诗梦菡等了一会儿,就好像真的在听她的好朋友说话一样。“她在问我:‘你过得好吗?’”诗梦菡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

苏晓倩想把纸巾递给诗梦菡,萧然摇了摇手阻止了。这个时候诗梦菡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就让她在她的潜意识世界里面停留片刻着吧,尽量不要用现实世界的东西去影响她。

“你想对她说什么呢?你可以说出来。”

“我过得很好。”诗梦菡说完后顿了23秒,然后突然哭着喊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诗梦菡一直重复着对不起,哭得很伤心。

她正在释放内疚的能量,不过释放仅仅是第一步,让她和心中的朋友和解,让产生内疚的根源消失才是关键。

“对不起什么呢?你愿意告诉她吗?”萧然小心地引导着。

诗梦菡边哭边说:“对不起……我当时没能帮到你……没能拉住你……我经常在想……如果我一直站在你的旁边……就可以拉住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萧然等诗梦菡不那么抽搐的时候,接着说说:“你看看她听到你这样说,有没有什么反应,听听她有没有说什么话,好吗?”

“她说,她不怪我,这是她自己选择的……”

萧然打断道:“嗯,很好。你愿意用她的语气来把这句话说出来吗?‘我不怪你,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这样来说。”

诗梦菡重新说道:“她说:‘我不怪你,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后悔。我每天生活得很辛苦,我其实心里很难受,每天还要装做开心的样子,因为,我是大家的开心果……’”诗梦菡哭得很厉害了。

当诗梦菡以第一人称来表述的时候,往往能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你想怎么回应她呢?你愿意告诉她吗?”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她怎么说呢?”

“她说,‘我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你在我眼里,是无忧无虑的好朋友,我不愿意让我的不开心影响到你。’”

“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呢?”萧然听着这话挺感动的,于是想问下诗梦菡的感觉,看看她有没有被感动到。

诗梦菡的嘴角笑了一下,说:“这就是我那朋友,什么都为别人考虑。”然后脸色一沉,对她的好朋友说道:“但是一切都过去了,你都不在了,我怎么能开心得起来……”

“她怎么说呢?”

“她说:‘不,一切都没有过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是你最好的朋友。虽然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但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我在这里看着你,当你开心的时候,我也会开心;当你难过的时候,我也会难过。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诗梦菡的眼泪涌了出来,不再是缓缓地流了。

“你想说什么呢?”

“不,我不配做你的好朋友。当你跳下去以后,我都不敢跟着你跳下去陪你。好朋友不是一生一世的吗?好朋友不是应该生死相随的吗?我不配……我不配……”

“她怎么说呢?”

“她说:‘你愿意当我的眼睛吗?’”

萧然有点不明白。“什么意思呢?”

“她说:‘你愿意充当我的眼睛,让我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的幸福欢乐,看这个世界的友情爱情,看这个世界的一切吗?曾经的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看够,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经历,你愿意帮我去看,去经历吗?然后等着有一天,我们再次相聚的时候,你再一点一点的告诉我,就像我们在床上聊天舍不得睡觉的时候一样。’”

“你想怎么回应她呢?”

“你真的不怪我吗?我那么自私……”

“她怎么说呢?”

“她说:‘怎么会怪你呢,我们是好朋友啊。你还要代替我体会结婚、生孩子这些我都没经历过的生活呢。你要是来陪我了,我们两个不就永远都不会经历了?’”

诗梦菡自责的表情渐渐消散,没有等萧然引导,就有点兴奋地问道:“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永远都是吗?”

萧然没有问这个答案,但从诗梦菡发自内心的笑容上,一切都已明了。

为了让诗梦菡更加安心,萧然让诗梦菡再问了一个问题:“梦菡,你问问她,她在那个世界过得怎么样?”

诗梦菡的回答正如萧然的预期:“她说:‘我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在天上每天都看着你的。’”

萧然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诗梦菡闭着眼睛的看不到。

“你还有什么想要跟她说的吗?”

“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我也会好好地过下去,但你永远都在我心里,永远的好朋友,永远不会忘记。”

“她怎么说?”

“她说:‘是的,永远的好朋友,永远不会忘记。’”

“好的,那我们今天先回来了,好吗?”

诗梦菡点点头。

“好的,现在,你可以看到她慢慢的飘上天空,你可以对她挥挥手,说一声‘再见’。”

“再见!”诗梦菡抬起她的右手,轻轻地挥了挥。

“很好,现在你慢慢地回到我们的咨询室……你可以感觉到……自己正坐在我们的椅子上……你的脚正踩在我们的木地板上……我数三声……你可以慢慢地睁开眼睛……一……你可以做一个深深的呼吸……二……你可以活动下你的双手和双脚……三……你可以慢慢睁开眼睛……”

诗梦菡慢慢地睁开眼睛,微笑着看了大家,这次的微笑很真实,能感觉到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以往表浅的,让人感觉很空的那种微笑。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萧然问道。

“好像整个人轻松了,好像很久都没有的感觉现在又回来了。”

是的,之前诗梦菡非常的隔离,因为好朋友自杀的事件,她把自己的各种情绪都封闭了起来,不论是负面的自责、内疚,还是正面的开心、喜悦。现在好朋友跟她之间达成了和解,所以,她不需要再通过隔离来回避那些负面的情绪,自然很多感觉又都回来了。

萧然稍稍引导,她就感觉到了她轻松、感觉回来了的原因并说了出来。她已经开放很多了。

最后几分钟的时候,萧然看出了李德、梁志东、苏晓倩还是对冷凌的事有些担心,就给他家说,一旦有了冷凌的消息,就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苏晓倩还提出,能不能把冷凌的电话给到她们,她们也可以打个电话去试试。

萧然想了想,这样做不是太妥当。冷凌的电话还是属于隐私,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给出去,稍微有点侵犯隐私的感觉;而且即便给了也没多大意义,关机的还是关机,只是徒增大家的负担罢了。

大家听了萧然的解释后也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勉强了。

而萧然也答应大家,如果联系上冷凌,会把大家的关心转告给她。

萧然注意到,这次咨询结束后,诗梦菡是跟大家一起离开的。

大家走完后,萧然迅速地在电脑里记录了这次的活动情况,再保存了李德他们几个的电话号码,立刻就朝着酒吧奔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