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13)  

2016-07-23 17:38:28|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重遇冷凌

的士车上,萧然还没从团体咨询的状态下脱离过来,头脑里还在想着诗梦菡的情况。

人真是神奇的动物,每个人其实都有着很强的心理能量,也有着自愈的能力。拿诗梦菡来说,萧然几乎什么都没做,就是简单的引导,加上陪伴,就让诗梦菡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并非萧然有什么魔力,而是诗梦菡本身力量的推动。

每次想到这里,萧然就在心理佩服荣格。荣格就很坚定的认为,每个人都有着自愈的能力,把他们的问题或者说内心呈现出来的过程,本身就是治疗的过程。这也是荣格理论的一个基本观点——呈现即治疗。所以,后来发展出来的绘画疗法、沙盘疗法、意象对话等,都十分强调让来访者呈现的这个过程。

人本主义咨询的大师罗杰斯也认为,咨询师能做到“真诚、共情、无条件的积极关注”,来访者就可以在咨询师的陪伴下恢复健康。

在萧然看来,罗杰斯跟荣格的理念几乎是一样的,都相信人的基本力量,都相信呈现就能够自愈。他们两人,只不过是帮助来访者呈现的工具不同罢了。荣格所使用的工具是意象(包括了使意象具体化的玩具、图画等),罗杰斯所使用的工具则是咨询师所提供的安全、不评价的氛围。

诗梦菡的心中一直对她的好朋友有内疚。这个心中的好朋友是不同于曾经跟她一起生活的好朋友的。心中的好朋友是内化的现实的好朋友。在内化过程中,诗梦菡必然会融入一些自己的东西,所以不可能完全等同于现实世界中的那个人。就好比某个人是很多人都认识的,但在每个人心里那个人却都不同一样,这就是内化的结果。

在刚刚的告别仪式中,把诗梦菡心中的那个好朋友找出来,达成和解,把责备的、批评的关系调整为支持的、积极的关系,这样就让她的心里潜意识世界更加和谐,也就是把原来消极的能量转换成了积极的能量。这也是以相信来访者有自愈能力为基础的。

荣格和罗杰斯,入手点不同,却殊途同归。萧然在心里这样想着。

下了车,一进到酒吧,就看到冷凌坐在那里看着萧然。

萧然走过去,冷凌对她一笑。“你果然来了。”

萧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好像自己在被这女人玩弄一般,但还是忍着问她:“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了,你希望我有事吗?”冷凌依然妩媚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开手机?”

“哦,那个手机掉了,我在补办那个号码,还没办好。”冷凌说得若无其事。

“你今天怎么没来参加小组?”

“你前天那样对我,我今天哪有脸去参加你的小组?”

萧然差点就脱口而出,你不来,知道我们大家都有多担心你吗?但想想还是算了吧,小组的事还是在小组中去讨论合适些。所以,萧然也没质问她为什么不遵守尽量不缺席的约定,连假也没请。

“下周回来吧,大家都挺关心你的。”萧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些。

“嗯。”冷凌似乎就在等这句话,等着这个邀请。冷凌顺手给萧然倒了一杯啤酒,说:“喝一杯吧。”

萧然正好有些口渴,一口就喝了下去。

“你上次为什么那样对我?”冷凌泪眼婆娑,冷不丁地问道。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首先是场地,在这喧嚣的酒吧说话就有点费力,更重要的是这里不是咨询室,在咨询室外谈论跟咨询相关的问题就是非常不合适的。其次,这背后会有很深的讨论,比方说她为什么会想跟萧然发生关系?为什么反应会那么激烈?为什么今天会在这里等着萧然来找她等等。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讨论很久,甚至都可能会引出她的潜意识情结。

萧然犹豫了一下,冷凌冷冷地说道:“你又在想什么了?要编一个合理的借口吗?”

萧然心里面无奈地笑了一下,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观察力非常敏锐,这本身是好事,却因为自身的很多情结影响,导致她们分析出来的结果又往往有偏差,还让人很难辩驳,真是非常让人无可奈何。

萧然决定真诚地回答这个问题,当然是对冷凌的真诚,而不是对问题的真诚。萧然说道:“我刚刚是在犹豫该怎么说,因为我很为难。一方面,我知道你很想知道答案,换做是我,我也很不喜欢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所以我能感觉到你现在很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的感觉;但是另一方面,这种牵涉到咨询师和小组成员的问题,我们又应该在小组中去讨论,所以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咨询师坦诚地把自己的难处说出来,这是应对来访者提出不合理要求的策略。看似是咨询师很无能,没办法了,其实是在换一个角度告诉来访者,你的要求让我很为难了,我都很无奈地把原因告诉你了,希望你理解我吧。

这种方法很多时候都很有效。唯独这次。

“那上次你吻我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这些?怎么就不告诉我,我们不应该在酒吧接吻,应该在咨询室里面去做?”冷凌的火气已经开始有点向外冒了,话语中有了一点攻击的意味。

“那次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在面对这种时候的冷凌,解释是不明智的,最明智的就是道歉,或者顺着她说。

“要是道歉有用,那这个世界还需要监狱吗?杀了人就给别人道个歉不就行了吗?”

萧然发现她这句话里有个明显的漏洞,他的道歉是真心实意的,但罪犯的道歉往往是应付了事的,两者根本不具有等同性。萧然心里也有点情绪了,直接把这个漏洞说了出来。

“你凭什么判断人家罪犯就是应付了事的?”冷凌直接反击。

“这个可以由心理学家去做判断。”

“哦,那好了,以后人家都不用贿赂法官了,就贿赂你们心理学家,等你们说好话就行了。”

“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萧然有点动怒的说道。

“是啊,你们有职业道德。在酒吧吻我的时候有职业道德,现在不给我答案也是有职业道德!”

萧然哑口无言,已经完全被冷凌牵着鼻子走了。

萧然跟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打交道不是第一次,但在咨询室里他能谨记咨询师的身份,不会去跟他们这样绕,不会去辩驳;出了咨询室,一旦忘了咨询师的身份,一旦跟他辩驳起来,是很难占到什么便宜,更别谈有什么咨询效果的。

冷静了一下,不能再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了,萧然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打起十二分精神跟冷凌周旋。“所以我做错了第一次,我觉得就要尽量避免再犯这种错误。”

“你有一天会不管我吗?”冷凌又说道一个新问题。不知道是她不愿意顺着萧然的问题继续,还是也不想纠缠于那个无聊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萧然习惯性地问道。

“前天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很生气,觉得你不喜欢我,觉得你讨厌我,你一定是讨厌我这种随便的女人,所以你拒绝得我很干脆。本来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不会抛弃我,但你发现,你也是一样的,那种感觉我生不如死。就在我决定打车回去结束生命的时候,我看见你从酒吧里冲了出来,站也站不稳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关心我的。”

冷凌的目光变得非常柔软,深情款款地望着萧然,眼眶里的泪水更加放大了这种感觉,非常惹人怜爱。

“我回到家,写好了遗书,站在我家的阳台上,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我一直在犹豫,因为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出你追出酒吧时着急的表情。我在心里一直在想,你是真的在乎我吗?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但是我不知道,因为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例子告诉我,是没有人真的在乎我,喜欢我的。

“后来,我看到一个捡垃圾的边走边翻垃圾桶里的东西,好不容易翻出一个别人没吃完的什么东西,高兴地啃起来。虽然我在家离他很远,但那一刹那,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可怜,还有很可怜的人在我的身边,我一下子觉得没那么孤独了。

“然后我很快地跑回到床上,我很害怕那种感觉消失,所以我把全身和头都包在被子里,这样我才会觉得安全一些,把那种没那么孤独的感觉包在被子里面,把各种危险都挡在被子外面,谁再也伤害不到我。”

萧然的眼前浮现出冷凌包在被子里的样子,他觉得冷凌就像一只鸵鸟,把头埋在土里,就认为没有危险了。不过,他相信,那个时候的冷凌,如果可以的话也甘愿做一只鸵鸟,至少鸵鸟能睡一个好觉,而她依然在发抖,心依旧在害怕。

萧然在心里感谢了那个拾荒者,对冷凌说道:“我不会不管你的,小组里的成员也都不会不管你的。我们都很担心你,他们都找我要你的电话,想打电话支持你、鼓励你,但因为涉及到隐私,所以我才没能把你的电话给他们。但是我承诺,如果联系上你,就会告诉他们你的情况,也会传达他们对你的关心。”

冷凌显然没想到她的一次缺席,大家会那么看重,有点感动地说:“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我的号码明天就会办好,我给他们打电话吧。可以把他们的电话给我吗?”

萧然想了想,还是尊重每个人的隐私权和号码权吧,于是说道:“还是让我把你的电话给他们吧。他们给你电话,这样的关心更有诚意一些。”

“是他们没说,同意你把他们的电话给我吧?”冷凌坏笑着说。

萧然“呵呵”的笑了两声,说:“反正谁打都一样的。看见你没事,大家都会很开心的。”

看了一下手表,萧然说道:“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你要一起出去吗?”萧然很小心,没用“一起走”,而是“一起出去”,不让冷凌有丝毫的发挥空间。

“好。”冷凌喝完了最后半杯啤酒,跟萧然一起走出了酒吧。

在帮冷凌打好车后,萧然对冷凌说:“下周三见,我们都期待你能准时出席。”

“放心好了,一定。”说完,冷凌乘坐的的士扬长而去,消失在街角。

萧然深深吸了口气,春天的气息真是让人心情舒畅。紧接着也上了出租车,拿出手机,给李德他们发了信息,告之冷凌没事及她的电话。他们明天早上起床一开机就能收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