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原创小说《循梦》(17—19)  

2016-07-23 17:40:30|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第四次活动(一):爬山归来

这一周过得很平静,周五的时候,诗梦菡打电话到咨询中心,说天气逐渐变暖了,问萧然周六要不要去爬山,当然除了萧然之外,还有小组的其他成员。萧然让小月谢绝了,一方面周六有了咨询的安排,另一方面,萧然也不太想介入到团体成员的生活当中去,就跟他不太想介入到来访者的生活中去一样。那种感觉会让人怪怪的。咨询师和来访者永远成为不了朋友!这句话插在萧然的心上,折射出咨询师内心的孤独。

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关系很微妙,就像暴风雨中的同船人,共同经受着磨难,一起和风雨搏斗,最终雨过天晴,然后在不同的地方下船,或许从此就不再有交集。

很多一起上过课程的学员,在课程结束后都成为了朋友,只是,这份礼物不属于带队的咨询师。

萧然正想着入神,小月走进来提醒他活动的时间已经到了。

一看表,731了。

萧然立刻收拾了心神,起身进了团体咨询室。

大家坐的位置还原成了第一次的样子,看来冷凌和梁志东之间应该没什么了。有些东西点破了,也就没意义了。所以有人说,千万不要用精神分析去分析你的伴侣,不然你所看到的,是一份支离破碎和惨不忍睹的爱情。

萧然今天的感触特别多,仿佛在预示着什么似的。

“德哥安排得太棒了,联系车、形成安排都堪称完美啊。特别是居然想到了提前联系停车场,还害我到了山下,看到那么多车就开始担心我们的车怎么停。”冷凌的话把萧然拉回了小组。

萧然使劲在心里定了定神,告诉自己,集中精力。同时在心里奇怪,为什么今天会那么容易走神?

“没有没有,都是小事,都是小事,能为大家服务,我很荣幸。”李德虽然这样说,但看得出来他已经高兴地嘴都合不上了。

“是啊,连帮大家准备太阳伞和帽子都想到了。我男朋友都对你赞不绝口呢。”诗梦菡说道。

“你男朋友也很厉害,一个人能拿那么多东西。以后我找男朋友,也要找一个像他那样的。”冷凌说。

“你也很不错啊,”诗梦菡对冷凌说着,把头转向萧然,“有人抢了我们坐的位置,冷凌站出来叉着手把他们骂了一通,他们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就走了。那架势,超级威武!”

“那也是他们太欺负人了我才会这样的。”冷凌对着萧然说,“我们去上厕所,就德哥坐在那草地上。那天的人也确实有点多,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德哥在和一群人争吵,我一听就明白了,他们说没地方坐了,要坐在我们那里,德哥就跟他们争论,说先来后到,那地方我们已经坐了。后来,那人……”冷凌有些打住了,看着李德。

李德脸上有些古怪,点点头对冷凌说:“哎,你说吧。”

冷凌得到了许可,接着说:“那人听见德哥的声音有点尖,就说德哥是……是……是娘娘腔,后来还说德哥是女人装的,是人妖,是同性恋。我气不过才跟他们吵起来的。”

萧然心里很想笑,但也只能使劲地忍住。这些不都是李德最本质的特征吗?看来,今天总算有机会呈现出来了。不过,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还真的是很搞笑的。

同时,萧然也注意到,冷凌会为了李德跟别人吵架,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之前那么僵了。

李德的脸很红,冷凌跟萧然一样,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苏晓倩和诗梦菡则浅浅地笑了一下,梁志东就好一些,不露声色。

诗梦菡跟冷凌开了个玩笑。“你说,他们会不会意味你和德哥是一对啊?你那么凶,那么像男人……”

冷凌白了诗梦菡一眼,李德岔开了话题。“这次的美中不足,就是晓倩没去,不然就肯定更好玩。”

苏晓倩有些黯然地说:“没关系,我星期六有选修课,你们玩得开心就好了。”

萧然觉得现在团体已经有了一定的凝聚力,很多问题不用再回避了,于是决定尝试下摊开李德女性化的问题。

“梦菡,我注意到刚刚冷凌在说德哥跟别人争吵的时候,你笑了一下,可以说下你刚刚的感觉吗?”萧然从诗梦菡入手,一方面她才走出自己的世界没多久,一方面她是这次爬山活动的参与者,跟李德一起经历的这件事情,更有可能知道李德所能接受的底线,不用担心说得太过直接而让李德受不了。

诗梦菡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李德,正好看到李德无奈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了笑。“不好意思,德哥。只是,你有时候真的有点娘……”

李德艰难地点点头,算是承认吧。

萧然对李德说:“德哥,以前有人这样告诉过你吗?”

李德抿着嘴唇,那表情的确像一个欲言又止的女性,沉默了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也算有吧。”

萧然继续问:“那你听到以后是什么感觉呢?”

大家都没笑了,开玩笑是要适可而止的,这一点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适当的玩笑可以认为是对别人的接纳,玩笑开过火,对别人就是伤害了。

李德吸了一口气,在感受着什么。然后慢慢地说:“习惯了,我天生就是这样。”

李德的反应并不是习惯,反而恰恰显示出他的不习惯。而且,严格意义上说,习惯也不是感觉。习惯的背后可能是适应后的轻松,也可能是隔离后的麻木。

不过,萧然没有执着于他的回答不够精确。他看得出李德这个时候心中很痛苦。可能李德还没准备好把他真正的感受说出来。

萧然语气温和下来,略带关心地问:“天生就是这样吗?”那感觉,就像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欺负了,心里有些难受一样。

李德没有说话,似乎在心里犹豫着说还是不说。大家也在旁边安静地等待着,没给他任何压力。

最终,李德抬着头,眼神复杂地看着萧然说:“萧老师,可以不谈论这个话题吗?”目光中夹杂着乞求、悲悯、憋屈。有一瞬间,萧然似乎从这眼神中看到了李德内心最深处的一抹无奈。

萧然微笑着回答:“我说过了,每个人都能决定自己分享的时间和程度。如果你觉得还不想说,我们不会强迫你说的。当你觉得准备好的时候,再告诉大家好了。”言语中没有任何的不悦和责怪。

大家也纷纷对李德说:“没关系,德哥,以后想说的时候再说。”

“我也有一堆秘密压在心里没说出来呢。”

“慢慢来,有很多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面对的,给自己一些时间。”

对着大家的安慰,李德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

“对了,你们带了梦菡画的画吗?说好了今天拿来给萧老师评评,画谁画得最像的。”冷凌兴趣盎然地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幅铅笔画的卡通画。

萧然接过这幅画,说道:“精干的短发,尖尖的下巴,特别是那眼睛,画得还真跟冷凌一模一样。”

李德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幅画,他没有包,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

“德哥的这幅画得也很好,这个笑容,真是把德哥的精髓画出来了。”

冷凌的眼睛盯着梁志东,说:“志东,你的画呢?”

梁志东避开冷凌的眼睛。“我忘记带了。”

“怎么会忘记带呢?星期六我就说,把你的给我保管,你偏不愿意。”冷凌有些责备。

萧然觉得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冷凌想保管梁志东的画,为什么梁志东会忘了带。“冷凌,为什么你想要保管志东的话呢?”

冷凌笑着说:“梦菡画的志东的样子凶巴巴的,大家都觉得挺有意思的。”

萧然也觉得挺有意思,就问诗梦菡:“你为什么要把志东画得那么凶呢?”

诗梦菡无辜地说道:“我没想过要把志东画成那样,只是很奇怪,画着画着就成为很凶的样子了。”

梁志东坐在诗梦菡旁边,萧然注意到他的左手握成了拳,身子稍稍向椅子后面靠了一些。

萧然发现了一些事情:

一、梁志东的动作在表达什么?跟谈论的画有关吗?

二、梁志东没有把画带过来,是在以不配合的态度来表达愤怒吗?

三、诗梦菡为什么会把梁志东画成凶巴巴的样子?还是本身没想这样画,不知不觉画出来的。

四、苏晓倩今天特别的安静,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萧然觉得这些很有意思,心理咨询师就像一个侦探,抓着蛛丝马迹的线索,带着大家一点一点往里面探索,最终把答案找出来。


十八、第四次活动(二):母子的交流

在团体咨询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下子很多条线索出现在眼前,怎么选择一条合适的线索是咨询师需要掌握的一门技巧。

一般有几种线索是可以追踪的:一、最能反映核心问题的线索;二、问题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线索;三、问题最为容易解决的线索;四、附带着情绪出现的线索。

萧然权衡了一下,决定从第四种线索入手——梁志东的情绪。

而此刻,萧然没意识到,他已经开始主导了团体的方向,不再是上次所用的“顺其自然,呈现出来的,就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的理念了。

“志东,我注意到你的手握成了拳头,身子也稍稍向后面靠了一些。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现在的感觉吗?”

今天的梁志东似乎不准备太过于开放,跟前几次稍有不同。“哦,没什么,那个姿势坐久了有点不舒服,换个姿势而已。”

“那你的手怎么握成了拳头呢?你能感觉到你的手在表达什么吗?”萧然有点不舍地追问了一下。在前面的活动中梁志东好不容易才学会表达自己的情绪和看法,萧然希望借着追问,能把他那种勇于表达的那种感觉找回来。

“哦,就是手有点麻,捏捏松松增加血液循环。”梁志东说着,活动了下捏成拳的左手。

萧然知道,梁志东又回到了以往回避的模式。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访者的问题反复是很常见的,大部分的咨询效果都会是进三步,退一步。在这个时候,能够不放弃中心,继续前进,是咨询效果的保证。

这个时候,把梁志东从这种模式里面拉出来很重要。于是,萧然问大家:“你们有什么感觉呢?”

李德试着把左手握成了拳头,说:“我觉得他是不是有点生气?”

还没等萧然和梁志东回应,冷凌就抢着说:“嗯,我也觉得他是在生气。愤怒的拳头。”说完,晃晃了她握成拳的右手。

诗梦菡那边没什么反应,苏晓倩却把眉头皱了皱,身体也一下子紧了一下。

“晓倩,你想说什么吗?”萧然问苏晓倩。

“我觉得志东又在回避他的感受了。”苏晓倩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那你有什么感觉呢?”萧然接着问。

“我觉得他好不容易才会表达他的情绪,现在又回去了。”

“那你的感觉呢?来,试着把这个句子完成,‘我觉得我……’”萧然感觉到苏晓倩也在回避她的感觉。

苏晓倩顿了顿。“我觉得……我觉得他挺可惜的……”

萧然和大家都笑了起来。

苏晓倩也明白了自己的这一点还是在梁志东身上。于是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好像心里有点堵,觉得很难受。”

“你感觉一下,堵着的那里,是不是有什么话被堵住了?”萧然笑了一下,一方面鼓励苏晓倩继续感觉,一方面为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高兴。虽然一开始是想从梁志东那里突破的,但既然苏晓倩这边也出来了,就先从容易的入手吧。

苏晓倩眼珠子转啊转的。萧然对她说:“你可以闭上眼睛去感受,用心去感受一下。”

苏晓倩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说:“堵着的那句话好像在说:‘真是没出息!好不容易有点进步了,这么快就恢复原样了。人家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倒好,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心里面有什么感觉,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嘛,说了又不会掉块肉,不知道你一天在想什么。一点用都没有!’”

这段话刚开始苏晓倩还没怎么投入,到了后来,语气、音调、表情都像换了个人一样。说明苏晓倩进入角色了。

苏晓倩睁开了眼睛,萧然就赶紧制止了。“先不要睁开眼睛好吗?”

苏晓倩听话地把眼睛闭上了。

萧然把头转向梁志东,看到他的神色中有些害怕的感觉。梁志东也逐渐进入角色了。 “志东,你也把眼睛闭上好吗?”

梁志东也闭上了眼睛。

萧然继续说:“志东,你感觉一下,听到有人那样说你,你是什么感觉?”

“我很愤怒!她凭什么这么说我!”梁志东的拳头捏得更紧了。

萧然知道,愤怒一般都是虚假的外壳,愤怒背后的东西才具有真正的价值。“你能感觉到愤怒的背后是什么吗?”

“我不想说!”梁志东语气很坚决。

“为什么不想说呢?”萧然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做得好,他和苏晓倩都会有收获。

梁志东没有说话,眼泪缓缓湿润了眼角,身体有些微微发抖。

“你感觉到是谁在跟你说的那些话呢?你的眼前浮现的是谁?”

见梁志东还是没反应,萧然轻轻站起来,走到苏晓倩的旁边,轻声对苏晓倩说:“晓倩,再把刚刚的话说一遍,好吗?”

苏晓倩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

梁志东还没等苏晓倩说完,就大声打断。“你不要再说了!你就知道说我,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说!每次,我在外面受了欺负,回来告诉你们,你们就嘲笑我,骂我没本事。我有多伤心你们知道吗?在外面被欺负,在家里也一样被欺负!说了有什么用?只会被更多的人嘲笑而已!”

梁志东的眼泪涌了出来。“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不能说。再委屈、再气愤都不能说。说了就是懦弱,说了就是丢人。这句话还是你们告诉我的。现在,我什么都不说,都放在心里,我坚强了,我成功了!”

萧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说:“那你现在觉得快乐吗?”

梁志东的笑容僵住了。“我不快乐,我很压抑,我觉得整个人都很累,我觉得我的心里藏着太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就在我身体里面,根本出不去,就在里面变臭、腐烂。”

“你觉得你的这份坚强、成功值得你付出这么多吗?”

梁志东摇着头说:“不!绝对不值!我整个人都很难受,我觉得我每天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那你想对她们说什么呢?”萧然估计梁志东看到的“她”是她母亲,“她们”是他的父母,但没有确认,还是就需用这个人称代词安全些。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梁志东哀求着说。“我已经很难受了,我在外面已经受了很多的欺负,你们就不要再骂我了!不要再嘲笑我了吧!”

萧然看到苏晓倩那里也留下了眼泪。于是走过去,轻声对苏晓倩说:“晓倩,你有什么感觉想说呢?”

苏晓倩似乎已经认同了梁志东母亲这个角色,说:“我并不是想伤害你,我是想刺激你、鼓励你,希望你能把事情做好,希望你能变得自主、独立。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我是想对你好的啊。”

见苏晓倩说完,萧然轻轻走到梁志东旁边,小声说:“志东,听到她这样说,你想说什么呢?”

梁志东说:“你想对我好,为什么每次都那么凶?这是对我好的方式吗?”

萧然又走到苏晓倩旁边,让苏晓倩回应。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无心的。我对你凶是希望激发你更多的力量,我不知道会伤害到你。如果知道的话,我是不会这样做的,打死我都不会这样做的!”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都已经这样了。”梁志东无奈地说。

“你说,我要怎样才能弥补?是我对不起你,你告诉我,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的。”苏晓倩有些着急地说。

“你真的原意去弥补?”梁志东脸上有一点不可思议的表情,夹杂着一丝喜悦。

“是的,我错了。我不知道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伤害,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负责的。”苏晓倩义说得正言辞。

“原来只是负责。”梁志东有点沮丧。

“不!更重要的是我爱你!只有因为爱你,才会原意对你好,才会原意负责!才愿意弥补!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苏晓倩忘我地说。

“妈妈!”梁志东哭着喊了出来。“我不需要你的什么弥补!只要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我好的,那就足够了!”

萧然感觉还差最后一口气,走到梁志东旁边,轻声问:“你爱你妈妈吗?”

“爱,当然爱。”

“你愿意告诉她吗?就像她告诉你那样。”

“妈妈,我也爱你。”这句话梁志东肯定憋了很多年,说出来后泣不成声。

苏晓倩也在哭泣着。

他们都在表达着压抑许久的情绪。

等他们情绪缓和下来,两人感觉都好了很多。梁志东心里踏实了,以前总感觉轻飘飘的心,现在终于有了重量;苏晓倩心里畅快了很多,堵着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畅、舒服的感觉。


十九、第四次活动(三):神奇的心电感应

在确保两人都回来之后,萧然问梁志东:“志东,有什么想跟我们分享的吗?”

梁志东的眼神没有再回避。“其实,一直以来我父母对我都很凶。在他们面前,我什么话都不敢说,我觉得他们根本不爱我,他们就是讨厌我、所以故意针对我。特意鼓励我把委屈说出来,然后就能嘲笑我了。所以,我后来就不上当了,什么都不说。”

梁志东看了一眼苏晓倩,有点感激地说:“一直到刚刚晓倩对我说了那番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前真的浮现的是我妈的样子,张着口对我说,有时候连声音都好想不是晓倩的,而是我妈的。看来我有点幻觉了。”

萧然笑笑,问大家:“大家觉得刚刚晓倩的声音是她自己的吗?”

冷凌回答:“好想不是。刚刚晓倩凶的时候气场很可怕,我觉得那简直就不像她!”

李德补充说:“是的,再加上那表情,我的心都一阵阵的害怕。”

诗梦菡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的样子。从一开始苏晓倩感觉她心中堵住的那句话开始,诗梦菡就慢慢地睡着了。

萧然没有叫醒她,转过头去问苏晓倩:“晓倩,你觉得刚刚说话的那人是你吗?”

苏晓倩摇摇头,说:“不是。我觉得说话那人像我妈!”

又是“我妈”!

萧然看到了大家被震惊的表情。继续问苏晓倩:“你妈也是这么凶的吗?”

“是的。我觉得刚刚就像是她附在了我的身上,跟另外一个我在对话一样。我的眼前浮现的是,小时候几岁大的我,害怕、委屈的站在我面前,也就是妈妈面前,我叉着腰在说她不好!”

梁志东的目光露出一丝惊讶。萧然让他说说他的感觉。

梁志东说:“刚刚我看到的,也是害怕、委屈的我,站在我妈妈面前,她也是叉着腰说我不好!”

全场再次被震惊。如果说刚刚母子的出现是巧合的话,那这次连动作都一样,又是什么呢?

萧然无谓故弄玄虚,解释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强的感受性,只是因为理性、思维的介入,让我们的感受性下降了很多而已。但只要能暂时放下思维,还是能感受到很多东西。比如刚刚,晓倩和志东的潜意识就连在了一起,所以相互能感觉到相同的东西。而他们之所以会在今天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因为潜意识的原因。在心理剧中,这个叫做‘心电感应’。”

看着大家好像听得不是很懂,萧然继续说:“你们还记得吗?我一开始是问志东为什么手捏得那么紧,志东说是手麻了,活动下手。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晓倩的眉头皱了一下,于是问她的感觉,然后她说心里有点堵,其实这并不完全是晓倩的感觉,也有一些是来自志东的。志东,是吗?”

梁志东点点头,说:“是的,那个时候我的心也是有点点堵,一开始没觉得,晓倩一说我就感觉到了。”

萧然接着说:“这个就是心电感应。因为他们有相同或相似的原因,导致了‘心里堵’的情况出现。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出现‘心里堵’都是一样的原因,我之所以说他们之间有连结,也是因为在晓倩说出‘心里堵’之后,志东的眉头也皱了一下,而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志东的心也确实是被堵住的。都知道物理学上的共振吧?两个振动频率相同的物体,当一个发生振动时,就必然会引起另一个物体的振动。而刚刚晓倩和志东,就好比是心理上的共振,而共振的基础是他们相似的过往经历。

“回到主题。在这种心电感应作用下,我们就只需要让两个人自己去配对,自然地演出各自的角色就好了。”萧然笑着说,“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很多的人际关系。比如母子的、父子的、自己与朋友的、自己与上司的、自己与孩子的等等。有些人虽然不在我们身边,但依然对我们产生着影响,就像晓倩、志东跟他们的父母一样。虽然自己的妈妈不在身边,但他们却一样的不敢去表达,一样的在害怕,就好像心里面的妈妈随时在看着自己,责备着自己一样。”

苏晓倩和梁志东点点头,表示同意。

“所以,我们需要把这种内在的关系模式改变。就像刚刚这样,通过晓倩和志东的演出,把自己心中的妈妈、孩子的互动、关系演示出来,然后在演示的过程中去表达每个人真实的感受、去体会各自的感觉、去理解对方,这样就达到了和解。从而把心结解开。”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妈妈都是这样的呢?”李德问萧然。

“潜意识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也只有他们之间有连结才会有共鸣,才会有相同的反应。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呈现的是孩子和妈妈的关系,也有可能是孩子和爸爸,都有可能,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心里面明白。不过,是谁都没关系,主要是相互理解,能用更积极的方式去对待对方,就OK了。”

“刚刚志东是理解了他妈妈,但晓倩好像演出的是她妈妈,她有没有理解她自己的妈妈呢?”冷凌问萧然。

“其实这个问题应该问晓倩才对。”萧然望向苏晓倩。

“我觉得我的感觉很深,以前特别不能理解我妈为什么那样对我,但是刚刚,我很深地感受到她的那份爱,她的那份恨铁不成钢的心。我觉得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而且我觉得,也只有在刚刚,我成为她的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很多东西。”

“那会不会因为太过于体会她妈妈的感受,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呢?”冷凌继续对着萧然发问,而不是问的苏晓倩。

萧然有点明白了,对冷凌说:“冷凌,我觉得你问了两个非常理性的问题,你能感觉下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吗?”

冷凌依然很聪慧,稍稍感觉了一下,就说:“我明白了。我刚刚感觉到自己有些担心,在担心如果换做是我,我能不能原谅我的妈妈。在第一次小组活动的时候,我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妈妈。”说完,神色有些黯然。

“你能感觉到你刚刚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吗?”

“嗯,我在回避那种担心的感觉。”

这个是回避感受的一种模式——理性化。

在心理咨询中,当有些东西会触发到某些不愿意面对的东西时,那人就可以通过理性化来回避感觉。不停地问问题,这些问题充满了理性、不容易回答、根本不重要,或者根本就是像冷凌最后一个问题样,问问题的目的是把关注点从自己转移到外界,以此来回避体会到内心的感觉。

这个时候,让当事人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问问题,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当然,回避感受还有另外一种模式——睡着。

就像此刻的诗梦菡一样。

诗梦菡缓缓睁开她的大眼睛,一眼的朦胧,奇怪地看着大家,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好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然后不知不觉就醒了。

如果注意就会发现,这种回避模式通常是在进入主题的时候睡着,主题结束的时候清醒。

我们的潜意识非常敏感,当她感觉到现在谈论的主题会引起很不愉快的情绪感受时,就会让自己睡着。这个睡着并不是真正的睡着,仅仅是意识层面被屏蔽而已。潜意识一直关注着外界的动态,当危险过去,潜意识就会把人唤醒。

这种睡着回避是比理智化更深的模式。一般不建议去做面质。睡着回避的可能是潜意识还没准备好面对的东西。潜意识也是有自我保护机制的,当要呈现的东西太过负面的时候,她会通过一些强硬的机制来保护自己,睡着就是其中一种。

 “睡得还好吧?要给你张纸巾擦下嘴吗?”萧然逗了一下诗梦菡。

诗梦菡用手摸了下嘴角,发现是干的,并没有失态。也就呵呵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刚刚睡着了。”

李德有些不解。“萧老师,为什么她会睡着呢?”

“那是一种保护机制,说明她还没准备好面对一些潜意识的东西,而那些东西是由志东和晓倩的问题引起的。所以就睡着了。不过没关系,等她某天准备好了面对,就会让那东西出来的。我们可以去适应她的速度和步调。”

诗梦菡听着,放心地笑了笑。

冷凌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个问题:“那也就是说,梦菡的问题跟她们也有连结,是吗?”

萧然点点头,说:“是的,都有连结。跟你不也有连结吗?要不你也不会一直执着于这个问题了。”

咨询师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让成员或来访者把对外界的关注转向自己,不停地朝内看,朝自己看,这样才能发现自己的问题,才能有更好的成长。

最后,大家都很开心地离开咨询中心。

只有萧然,心中隐隐觉得欠着什么的感觉。

晚上,萧然又做了那个梦。

在梦里,他还是一个小孩,蹲在桌子下面,环境很吵,这次他看到了他在一个房间里,灯光很昏暗,他似乎很害怕,嘴里嚷嚷着什么,却一直听不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