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原创小说《循梦》(20—22)  

2016-07-31 13:54:46|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第五次活动(一):替罪羊

“今天有没有谁想说什么?”萧然在活动一开始就对大家说。他希望想要分享的成员能够直接表达出来。

不过这次似乎大家都没什么想说的,一阵沉默。

依然是李德来打破的沉默。不过李德好像也没有很好的话题。“志东,你的衣服很不错,穿上去很帅气。”

梁志东则回应说,这是在哪买的。然后冷凌接话说那里的衣服很漂亮,还经常打折,之后就引起了众位女士的热烈讨论。

李德悠闲地在一边听着,偶尔的点头微笑让大家觉得他没有离远,也没有丝毫的不协调,就像微风吹花儿的叶子,让人觉得温馨、舒适。

梁志东则时不时地看看萧然,他疑惑的眼神表示他不明白为什么萧然会让这个无聊的话题持续那么久。这些话题有意义吗?

萧然则保持着沉默,他想看看梁志东什么时候才会去阻止女士们冗长的讨论。他不愿意一直为团体的咨询方向保驾护航,偶尔也要把这个责任交给在场的成员。

终于,在27分钟之后,梁志东对大家说:“我说,你们已经说了很久的关于衣服、搭配、打折的问题,但这些好像跟我们的心灵成长没太大关系吧。”

萧然朝梁志东笑了一下,算是鼓励。

苏晓倩也反应过来。“是啊,我们还是先说说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吧。”

萧然为梁志东和苏晓倩的反应而感到高兴。他们已经明白了团体咨询的方向,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虽然可能会出现偏离,但能够把方向找回来,这也就够了。人生的道路,不也是曲线前行的吗?

不过,萧然没料到的是,苏晓倩的这番话让大家瞬间安静了下来。欢笑声戛然而止,只留下耳朵里萦绕的回音。

今天这是怎么了?萧然心里想着。他希望有谁站出来解释下这个原因。心理咨询师也不是百事通,不会什么都知道的。

最后,萧然还是决定问出来。有人总问比没有人问好,虽然他希望能问这个问题的,是小组的成员。这样成员就能自己推动着咨询进行了。

“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觉得今天有点怪怪的。”萧然小心地说着。

大家依然沉默。

萧然有点无奈。

他做了他能做的,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效果。就像大家联合好了一样。心理咨询师最怕遇到的,就是来访者不配合的情况。而这个时候,萧然就遇到了。

萧然对大家说:“这个小组是大家的,现在我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了我们前进。我知道有些人看到了,有些人没看到。我希望看到的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气氛变得这么怪异?”萧然的语气稍微有点不满。然后也开始了沉默,或者说无可奈何的等待。

又沉默了五分钟,李德小声地对大家说:“我来说下吧。”声音很小,看来沉默的时间确实有点久了,连打破沉默的声音都不能太大。否则,一不小心,打破的就不仅仅是沉默,还可能连大家之间的关系也一并破坏了。

“志东,你上次到底因为什么把手捏成拳,你没有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你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李德在尽量压低着声音,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多的不满。

萧然觉得团体中紧张的气氛松了一下,好像是担心的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还没感觉透彻,就听到冷凌说:“不止这样,为什么没带画过来也没说。”

萧然恍然大悟,怪不得上次结束后觉得心里欠点什么,原来这些问题被他漏掉了。

诗梦菡也、苏晓倩在一旁不知所措。因为这件事在她们看来是件很小的事,如果想知道,那你们问就是了,没必要搞成这样。于是,苏晓倩表达了她的看法。

李德反驳道:“我们需要的是诚实!坦诚!他明显是有了对我们的情绪和看法,却不说出来,这个是对我们咨询的阻碍。”

梁志东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在做什么?就这么一点小事,值得这样吗?”

是啊,就这么一点小事,值得这样吗?萧然也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冷凌看到梁志东反驳,展现出她彪悍的那一面。“你还有理了?自己不坦诚,阻碍了我们的进度,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小事!那你说什么是大事?杀人放火?这里是人际关系成长小组!在这里,真诚的分享和反馈就是最大的事!自己做不好就说是小事!你的这个大事小事的界定也太随便了吧!”

梁志东一时语塞,把头扭到一边,两只手都紧紧捏成了拳头。

李德、冷凌都说得情有可原,只是萧然心里有点很奇怪的感觉,觉得他们有点像在没事找事。而且,刚刚李德把矛头指向梁志东的时候,萧然感觉到左边的冷凌整个人松了一下,这个又是什么原因?难道说,他们愤怒的真正对象不是梁志东?

想到这里,萧然心里清晰一些了。

在心里学里面有个“踢狗现象”,说得是丈夫在公司受了老板的气,回来骂了妻子一顿,妻子一肚子的气就打了孩子一顿,孩子一肚子的气就看到家里的小狗,一脚踢了过去。这个说的是情绪的转移。当情绪的直接对象是不能直接宣泄或表达的时候,就会寻找一个替代的对象——替罪羊。

梁志东很可能只是一只替罪羊。那真正的对象是谁呢?是谁会让李德、冷凌同时畏惧呢?

通常这个答案只有一个——团体咨询师!

作为团队带领者的团体咨询师,在团体里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是集团体所有权利于一身的主宰。是团体里大家最不愿意得罪的一个人。所以,当大家有不满情绪的时候,一般都会寻找一个替罪羊出来,而梁志东很不幸,被李德、冷凌所选中。

他们在指责梁志东不真诚,阻碍了咨询的进度。其实是在告诉萧然,你没有尽责,让我们的进度受到了影响,让我们都不知道梁志东是有什么用的情绪,你失职了。

所以,才会那么小的问题会让梁志东被攻击得那么悲惨,才会让梁志东有冤无处申。

当然,这也是因为李德首先选的梁志东,如果让冷凌选,就不知道会不是直接对萧然表达了。冷凌是有这种“勇气”的,只是通常这种“勇气”的激发更多的是在感受到自己要被抛弃的时候。而这次,冷凌还没有这种感觉。

这个时候,如果再不把愤怒的矛头调转回本来的方向,这场攻击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冷凌,为什么志东阻碍了你们的咨询,会让你这么的愤怒呢?”萧然问冷凌。

“小组是大家的,他不应该这样!”

“但大家都是才参加这个小组,都是新手,犯点错误都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你就这么愤怒呢?”萧然做了一些引导,试图让她把愤怒转移到作为团队带领者身上。

“我就是这样的人!看谁不舒服就直接说!”冷凌似乎特别不想招惹萧然,就这样有点耍无赖地说到。

萧然转过头问李德:“德哥,你可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你这次也对志东那么愤怒呢?”萧然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冷凌那边不行,就试下李德这边。

李德没说话,在想怎么回答萧然。

“我也不知道,就是对他阻碍我们咨询的进度感到愤怒。”

“他是新手,阻碍一下就让你们这样愤怒。那如果有一个老手,看到这个错误而没有指出、纠正,你又会有什么感觉呢?”萧然继续问。

李德很聪明,他已经猜到了萧然在说谁。“我没有对你愤怒啊,萧老师。您知道的,我一直很尊重您的。”李德不自觉地又用上了“您”。

“奇怪了哈,为什么对一个新手都那么愤怒,对我就不愤怒呢?”萧然笑着对李德说,语气温和,没有让李德感到丝毫的责备。

“我也不知道。”李德无可奈何地说。“不过我想起一个梦,就在这个星期做的。我梦到我们小组里面的人说一起出去旅游,冷凌就提议坐飞机,说机票打折。冷凌都在电脑上找到了机票的价格,真的很便宜。但萧老师你看都不看,就说机票不会那么便宜,都是很贵的,我们坐火车好了。我当时好像是有种生气的感觉。然后一下子,萧老师就变成我家住的那朋友了。就是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的那个。之后我就醒了。”

很有意思的一个梦,不过为什么我会变成他朋友呢?如果说是领导、父母还有可能,毕竟都是带领者;这个朋友跟我有什么联系呢?萧然心里想着。“德哥,你觉得如果这件买机票的事情真的发生在现实当中,你会生我的气吗?”

“不会。这是件小事,而且萧老师喜欢就好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梦里觉得生气呢?”萧然希望李德能看到自己压抑的愤怒。

李德想了想,没说话。萧然不确定他是感受到了没有,还是不敢或不愿意说。于是,接着问:“你慢慢感觉下,你对我有愤怒吗?”

最终,李德缓缓点点头,说:“是有那么一点。是我不好,我不该有这种感觉的。”

看来李德压抑的愤怒终于呈现出来了。


二十一、第五次活动(二):狮子与小男孩

萧然看着大家。“大家有什么感觉?”

苏晓倩回到说:“其实他是有愤怒的感觉的,只是不愿意体会到,也觉得不应该体会到。”

萧然满意地对苏晓倩点点头,问李德:“为什么呢?”

李德小心地抬起头看了看萧然,小声说:“难道我能对您有愤怒吗?”声音中隐隐有点颤抖的感觉。

萧然很高兴,从第一次活动中对权威“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绝对服从,到此刻的有点质疑,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萧然笑着对李德说:“那你感觉一下,如果不能对我有愤怒,那你刚刚那有一点的愤怒去哪里了?”

李德愣了一下。“它就不见了。”

“不见了是去哪了?”萧然追着问。

李德半响才说:“好像,还是在我心里。”

“你能感觉到它了吗?”

“嗯,能感觉到。”

“那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有点奇怪,原来它一直都在我心里。但也有些害怕,一直以为没有的,现在却发现它一直都在。”

“为什么你这么害怕对我有愤怒的感觉呢?”

“我不知道。”李德的样子看上去真的不知道。

“这种害怕的感觉会让你想到什么吗?”

李德感觉了一下,摇摇头。“就是害怕,其他什么都没想到。”

这就是意识和潜意识的区别。潜意识的有些东西是不容易进入的。

“你愿意闭上眼睛做一个小小的体验吗?”萧然问李德。

李德说“好”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但能感觉到他非常紧张,萧然注意到他的身体都有些微微发抖。

萧然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注意到你在发抖,是在害怕吗?”

“是的。”

“你看看,如果你的心中有一个人,他正在害怕得发抖的话,你看看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好吗?当你看到以后可以告诉我。”

“是一个45岁的小男孩,穿得破破烂烂的,很害怕,全身都在发抖。”

“他为什么害怕呢?”

“在他的面前有一只狮子。”

“什么样的狮子呢?”

“毛是金黄色的,很漂亮,眼神凶,样子很威严,有种鸟瞰万物,目空一切的气势。”

萧然明白为什么不论自己怎么温和,李德那里都会有害怕的感觉了。他把这么一头眼神很凶、很威严的狮子投射给了自己,怎么会不害怕呢?

投射,就是当事人把自己心中的能量和感觉,无意识地投注在其他人身上的现象。李德就把凶猛、威严的感觉投注在了萧然身上,让原本温和的萧然也有了凶猛、威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也只有李德感觉到了。

李德所看到的小男孩和狮子的关系,实则是他心灵世界中的一种潜藏着的关系。不论是小男孩,还是狮子,都是他内心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称之为“子人格”。“小男孩”是一个“子人格”,“狮子”是另外一个“子人格”, 这两个子人格组成了一个“子人格对子”,以“投射出去一个,自己成为另外一个”的方式影响着李德的生活。

在萧然与李德的相处中,李德把“狮子”投射给了萧然,自己保留了“小男孩”,于是他很害怕萧然;但当他作为主管管理员工的时候,他就把“狮子”留给了自己,让别人成为了害怕他的“小男孩”。后一点李德没有明说,但从他教梁志东要“恩威并施”的方法上,就可以知晓了。

心理咨询可以做的,就是协调他们内在的心理能量,让原本冲突、对立的子人格和谐相处,也就可以做到真正的自然、平等的与人交往了。

“狮子站在那里做什么呢?”

“什么都没做,就站在那里。”

“小男孩为什么会站在狮子面前呢?”

“我不知道。”

这是阻抗,意识层面对潜意识层面的阻抗。

萧然继续说:“你问问那个小男孩好吗?”

“他说他一直都在狮子身边的。”

“嗯,很好。那他为什么会一直都在狮子身边呢?”

“他家里很穷,养活不了他,就把他送到狮子身边了。”

“那他喜欢在狮子身边吗?”

“不喜欢。在狮子身边很危险,随时都可能会被吃掉。”李德的情绪有点出来。“不过狮子对他还是很好的。但他觉得狮子毕竟是狮子,他一直都很小心,特别是狮子心情不好的时候。”

很明显这个狮子并不是萧然,而是另外一个对李德来说很重要的人。可能是在他45岁的时候产生过很大影响的。从他的描述来看,可能不是他的父母,他可能小时候也没有在父母身边成长,而是在别人家长大的。当然,这些都是萧然的猜测。

“听起来他还是有些喜欢狮子的,是吗?”

“嗯,又爱又怕吧。”

能找到一些积极的东西,对于小男孩和李德来说,都是好事。

“狮子有曾经想过要吃小男孩吗?”萧然想寻找一些创伤性的事件。

“那倒是好像没有,不过他看见过狮子吃掉其他的动物。也是跟他一起,照顾狮子的。”

照顾狮子的?萧然心里有些奇怪。“他们为什么要照顾狮子呢?”

“他们就是用来照顾狮子的。帮狮子找吃的,帮狮子梳毛,陪狮子说话等等。”

“他们就是用来照顾狮子的。”萧然重复了一遍,接着说:“我听着心里挺难受的,好像他们都是物品一样,用来干什么的。”

李德无奈的叹了一声。“他们真的就跟物品一样。而那个小男孩,也只能算是狮子比较喜欢的一个物品而已了。”

“被当做物品来对待,小男孩心里是什么感觉呢?”还是要把关注点回到感觉上。

“他习惯了。”李德并没有把小男孩的感觉说出来。

“习惯什么了?”萧然追问道。

李德犹豫了一下,说:“习惯了这种没有感觉的生活。”

“真的没有感觉吗?”萧然见李德又回到了压抑的模式,特意提高了声调问,希望他能回想起刚刚觉察到的压抑模式。

“有吧。”李德干笑了两声。“他的心里面还是很害怕的。但是如果害怕就会容易犯错,所以只能不让自己害怕。”

萧然的心里面一阵心酸,原来他是因为这样才压抑自己情绪的。

很多人认为,压抑都是不好的,或者所有的心理症状都是不好的。其实这种说法不完全正确。就像李德采用的压抑这种模式,从现在来看,真的是没有必要。但在当时,还是45岁的小李德的时候,如果不压抑住那种害怕而面对狮子的话,真的是会犯错而被吃掉的(虽然我们还不知道狮子象征的是谁,吃掉象征的是什么)。

任何现在看来是有问题的症状,在曾经都对那个人产生了非常积极、重要的影响。只是,时间过去了,环境变了,人们潜意识中却还一直以为自己的环境没变,一直在沿用过去的模式而已。

“我觉得他挺难受的,明明害怕,却硬要让自己不害怕。”萧然在共情。

说完这句话,萧然看到李德的脸动了一下。说到点子上了。

“狮子现在有没有做什么呢?”萧然觉得该关注一下狮子。

“它什么都没做,它还是站在那里。”

“它为什么需要这些人和动物来照顾它呢?”

“它很享受这种感觉,被大家照顾的感觉。”

“它知道那个小男孩的感觉吗?”

“我不知道。”李德摇着头说。

“你猜一下呢。”萧然鼓励李德继续探索。猜的东西看似是随机的答案,但其中往往包含了我们的投射,也就是我们潜意识的内容。

“我猜它可能不知道吧。”

“那小男孩愿意把他的害怕告诉狮子吗?”这一点很关键,只有狮子明白了小男孩的感受,才可能真正的理解小男孩。

“他不敢,小男孩不敢。”李德说。“他太害怕了,这些东西他不敢说。”

看来狮子太过于强大,小男孩太过于弱小了。在这种对比下,小男孩不敢表达自己的感觉,也情有可原。

“你看着小男孩这样,你有什么感觉呢?”

“我觉得他很可怜,我的心有点痛。”

“你想对他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吗?”萧然试图引导李德去关怀小男孩,这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自己爱自己”。

“我想给他换一件衣服。”

“好的,你能找到衣服给他换吗?”

“可以的。”过了一会儿。“我给他换好了。”

“现在你还想做什么或说什么吗?”

“我想给他点吃的,他很瘦弱。”

……

“我想对他说‘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还会来看你的’、‘我会一直照顾你’。”

……

等李德做完说完之后,萧然问“他还在害怕吗?”

“不那么害怕了,他觉得有人关心他,他就不那么害怕了。”

萧然欣慰地点点头,虽然李德闭着眼睛看不见。

对于潜意识,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地去改变。就像李德,如果硬要一个45岁的小男孩去面对那只狮子,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而李德此刻做的已经够了,先把那小男孩照顾好,等他慢慢的没那么害怕了,有足够多的勇气了,再去面对狮子,再去向狮子表达自己的感受。

只是,那只狮子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负性能量?李德为什么会一个人独自去面对?这些,只有在后面的活动中寻找答案了。


二十二、第五次活动(三):上次的问题

萧然让李德睁开眼睛后,感觉特别疲惫。

他知道,这个跟他的问题也有关,他也在压抑着一些情绪,回避着一些自身的问题。

所以,才会导致上次活动中,忘记让梁志东把他对其他成员的感受表达出来的问题。萧然内心中还是有些害怕冲突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上次活动中才会特别迷糊,才会魂不守舍地走神。在小组刚开始时,他的潜意识就感受到了场里梁志东和苏晓倩的回避,而他对他们回避的回避,则触发了李德和冷凌的不满。

萧然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冲突,他还不知道。不过此刻也不用着急,可以先从技术层面上去解决。李德和冷凌的不满是源于萧然没能让梁志东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所以萧然决定先把梁志东上次没有表达出来的东西表达出来。对咨询过程的把握和咨询的技术,一直是萧然引以为豪的。

“志东,上次你为什么把手捏成拳呢?”

梁志东知道李德他们不是针对的他,情绪也恢复了过来。“我其实很害怕丢脸。对于丢脸的事,我一般都是回去回避的。所以,上次诗梦菡把我画成那样,我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所以就什么都不说了。”

对了,这倒提醒了萧然,还有诗梦菡的问题。诗梦菡睡着的问题可以不讨论,但他把梁志东画得那么凶的问题,还是值得小小讨论一下的。

这就是潜意识对意识的影响。如果潜意识想回避冲突的话,很多的导火索你就会无意识地没注意到,或者选择性的遗忘。很容易造成咨询中的盲点。

“你可以告诉大家你当时的感觉吗?”萧然对梁志东说。

“我觉得很紧张,有点害怕。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还要去那么兴高采烈地讨论,一定要看我的画,我觉得很尴尬,也很生气。我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发火,所以我一方面把手捏成了拳头,一方面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梁志东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大家。

“其实这个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梁志东好像很害怕得罪大家一样,补充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对这个答案满意吗?”萧然问大家,重点看了下李德和冷凌。

其实答案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在乎的是萧然有没有做这个工作。

在李德和冷凌表示满意后,萧然问道:“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梁志东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你们没有直接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呢?”

虽然这只是一个导火索,但能够成为导火索,也说明他们的心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知道答案的。而这个问题可以让团队更加地自发,而不会成为以团体咨询师为导向的团队。

“我害怕萧老师你不高兴,觉得我干扰了你的工作。”李德此刻面对自己内心想法的时候,坦率了很多。

“那是你的事情,为什么要我们去做?”冷凌的声音中夹杂着不满。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一个人有机会到地狱和天堂去参观,他首先来到地狱,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大锅炖肉,肉的味道闻起来非常香美,但这些人全都营养不良、绝望又饥饿。仔细看才发现,这里每个人都拿着一只可以够到肉的汤勺,但汤勺的柄比他们的手臂长,所以没法把肉送进嘴里。这个人感叹,地狱确实非常悲惨,没什么比食物在眼前而不能吃更折磨人的了。紧接着,他被带到了天堂,天堂和地狱完全一样:一样的桌子,一样的大锅炖肉,以及一样的长柄汤勺。但那里的每个人都营养充足,丰满富态,还有说有笑。仔细一看,原来,在地狱里的每个人都想着舀肉来自己吃;而在天堂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用汤勺相互喂食。”

萧然顿了顿,接着说:“我更希望的是你们在这个小组里面相互喂食,如果让我一个人来喂养大家,我可能喂不过来,可能还没喂完一圈,喂过的人就又饿了。”

萧然笑了两声,继续说:“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如果你们相互喂食,就能形成团体的力量,这份力量是远远超出我个人的力量的。”

冷凌想了想,还是略有气愤地说:“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

冷凌为什么会有气愤?她眼中看到的事情是怎样的?在萧然的心里升起一个又一个的问号。他想带着冷凌去探索,但一想到冷凌的愤怒与自己的疲惫,他告诉自己说,以后遇到再解决吧。

“我想上次大家还有一点没注意到的,就是晓倩也很沉默。”萧然对大家说。

大家这才想起,上次苏晓倩确实也没说什么话。不过因为焦点在爬山上面,所以对苏晓倩有些忽略。

“晓倩,你当时感觉到了吗?”萧然说。

苏晓倩有些回避,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晓倩,怎么了?愿意告诉大家吗?”萧然试图轻轻推一下。

“其实我当时很不想说话。”苏晓倩声音有点低沉。

“为什么不想说话呢?”

“他们去爬山了,我因为要上选修课所以没去成。”

“嗯。”萧然在耐心地等着苏晓倩。

不过,冷凌似乎有些等不住了。“是啊,当时还是我给你打的电话,你说星期六要上选修课,所以去不了。我还说很可惜呢。”

“是的,不过当时也说了星期天我就没课了……”苏晓倩看着冷凌,有种幽怨的感觉。

“嗯,是的。但是我们都已经确定在星期六了,所以就没更改了。”冷凌回答得理所当然。

“其实我很想去的,要不是那个老师每次都要点名,我就逃课了。”

“是吗?我当时以为你不太想跟我们一起去,所以才找的这个借口。我们以前上课的原则是‘选修课必逃,专业课选逃’。”

苏晓倩脸上浮现出有点伤心的表情。

萧然没有说话,他希望苏晓倩自己把这种情绪表达出来。这是她需要成长的地方。如果在上次约爬山的时候,她能够主动把自己的想法和感觉表达出来,可能就能一起去了,而不会在这里幽怨了。

“我以为你知道我想去的……”苏晓倩小声地说着,声音中带着一份委屈。

冷凌皱了一下眉头。“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你在这里都显得很害怕交流,我还以为我们太主动会让你感觉到害怕呢!”

“不是的,你们主动我会觉得你们热情,会觉得你们喜欢我,不会害怕……”

“那下次我们出去玩就再叫上你吧。”冷凌爽快地说着。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小事,以后叫上苏晓倩就行了。

“嗯,好的,谢谢。”苏晓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萧然见整个对话过程结束了,问苏晓倩:“晓倩,刚刚的对话你有什么感觉吗?”

“我觉得说出来舒服多了。”

这是答案,但不是萧然想要的答案。

“嗯,很好。刚刚冷凌说‘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呢?”

“当时没怎么注意,但是现在感觉一下,好像我认为,有些东西是不需要我说,冷凌就应该知道的。因为在这小组里面,她和我的关系最好了。”

“那她没有按照你所期望地去做的时候,你又是什么感觉呢?”

“我就很失望,觉得她不喜欢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当然,我会告诉自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可能不关我的事。但我隐隐还是觉得,她不喜欢我。就像这次,他们玩得很开心,我却很不开心。”

“我记得你说过,你觉得你的朋友都很容易忽略你,是吗?”

“嗯,是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像冷凌一样的,她根本没想过忽略你,或不喜欢你,只是你认为他们知道你的感觉和想法,但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所以才会做出一些忽略你、让你觉得不喜欢你的事情来呢?”萧然试图让小组里面的模式扩展到苏晓倩的生活当中去,让她能够举一反三。

苏晓倩慢慢感觉了一下。“有可能。对于很多事情,我觉得他们应该知道的,我都不会去说……”

“但是事实上,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萧然补充道。

苏晓倩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感受着。

这个对她来说,是一次相当重要的反馈。能帮助她把自己想象的和真实的分开。但她消化这些需要时间。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为什么苏晓倩会那么孤独,会觉得没人喜欢她。

半晌,苏晓倩回过神来。“谢谢萧老师,谢谢冷凌。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大家不喜欢我,才会忽略我。但现在看来,不一定是这样。可能是他们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而已。我想以后我会努力表达自己的想法,然后看看结果到底会怎样。”苏晓倩的神情中,展现出一种希望和决心。

萧然很高兴地笑着说:“我们期待你带回来的结果。”

冷凌也说:“其实你惹人喜欢的,特别是你笑起来的时候。”

苏晓倩不好意思地又笑了一下。

好了,这事也告一段落了。

萧然一看时间,只有几分钟就该结束了。

“梦菡,今天你都没怎么说话,有什么感觉呢?”团体咨询中需要尽量照顾到每一个人。当诗梦菡今天没怎么被关注到的时候,最后也一定要关注一下。

“我一直都在听,看到大家成长,我也觉得很开心。”

“其实我一直都在好奇,为什么你会把志东画成那么凶的样子。”

诗梦菡一脸疑惑的样子,说:“其实我也奇怪,我一般不会这样的。”

“嗯,不过这次时间不够了,我们下次再来讨论好吗?”

诗梦菡也看了下时间,很遗憾地说:“好吧。”

“志东,下次你愿意把画带过来吗?那幅画可能对于我们了解梦菡会有帮助。”萧然对梁志东说。

“可以的。现在我隐隐觉得梦菡画的不是我,就像今天冷凌和德哥想发火的对象也不是我一样。”梁志东笑着说。看来他也很好的领悟了这次的团体咨询。

最后,萧然做了下总结,结束了这次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