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循梦》(34—36)  

2016-09-28 13:22:20|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四、第八次活动(一):沉默

转眼又到了周三,面对这次的小组活动,萧然心中似乎踏实了很多。李德的问题已经有了突破口,剩下的就是等着朱建文的转变了;冷凌虽然还没开始变化,但只要她能为自己负责,也就离好转不远了;诗梦菡、梁志东、苏晓倩他们,也都在成长和变化中。

“关于上次的话题,还有谁有想说的吗?”萧然循例问大家。

“我有!”冷凌立刻回应道,“那个王八蛋经理现在整天就挑我的刺,肯定是对我的报复。我现在每天在办公室里就在想,他会不会找人打我一顿,现在黑社会那么多,打我一顿神不知鬼不觉的。我现在回想起来,上次在公车上和我吵起来的那个男的吗?我估计就是我们经理找的人。那个时候他看我就已经不爽了,所以才会找那个人来吓吓我。”

萧然心里笑了一下,冷凌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不料这个笑被冷凌看到了。

“你笑什么?”冷凌很冷地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你这种笑让我感觉很可怕你知道吗?我在这里很害怕地说着,还他妈的担心着这个小组里面有没有我们经理安排的人,你却在这里笑!我最讨厌你这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太可怕了!太冰冷了!太无情了!我现在直接怀疑你有没有同情心,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萧然心里面很不是滋味,冷凌说得对,他是不相信冷凌刚刚说的话。冷凌会毫无根据地放大危险,她还以为这种危险是真实的,所以非常敏感、小心、害怕,也容易发怒。当人发怒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我很强大”的心理暗示,可以减少她害怕的感觉。

但这种不相信冷凌的话萧然又不能直说,否则只能引起更大的冲突和不信任,甚至于破坏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还不太稳固的咨访关系。

“对不起,我不该笑的。”萧然是发自内心诚恳的道歉,“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觉得那个时候你们经理就已经看你不爽了呢?我记得你和他吵架是发生在第二天的。”

“不要转移话题!你到底相不相信我说的?”冷凌依然抓着不放,冷凌的这种态度让小组里面的其他人都有些不舒服,大家都不自觉地往后靠了靠,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动作化。当他们想避开这种气场的时候,身体会无意识地往后靠,通过身体来把潜意识的感觉表达出来。

“我相信你所说的都是你的真实的感觉。”萧然这句话说得很圆滑,他没有说自己相信她的话是真的,而说的是她说的感觉是真的。

不过冷凌非常聪明,听出了萧然这句话的问题,依然刨根问底地问,“那是我真实的感觉。那你相信这些是真实的吗?”

萧然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聪明的来访者真不知道要杀死多少脑细胞。“是这样的,要说这些是真实的吧,似乎还少了一些证据。你也不希望我为了敷衍你,就说我相信吧?所以在我说相信之前,我想再了解一些信息。比如,为什么你会觉得公车上的人是你们经理安排的呢?”

萧然这话说得更加真诚,而且更加滴水不漏。要相信,可以,需要证据啊,你现在证据不足,让人怎么相信呢?

冷凌想了想,没想到怎么反驳,但心里好像还是很气愤,“哼”了一声继续说,“那天,我们经理拿了一份资料让我整理,又多又繁琐又枯燥,我就让我的助手去做,当时我助手拿到资料的时候,就有点不高兴。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我的那个助手是我们经理介绍进来的,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谁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很可能就是我的助手给我们经理告了状,我们经理才找人来吓唬我。”

萧然注意到,大家的身体稍稍放松下来一些,没之前那么紧张了。

冷凌没有给大家说话的时间,她又接着说:“所以说啊,我这人就是倒霉。让谁做不好,偏偏让我的助手做,结果助手还和经理有一腿。对,现在我的助手,也开始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让她给我倒杯咖啡,10分钟了还没倒来,你说说,这不明摆着和经理一起针对我吗?现在我都不敢让她倒咖啡了,生怕咖啡里被她下了毒。现在不是有很多慢性毒药吗?电视上经常演的那种,每天一点,半个月一个月后就会表现为心脏病或者其他病发作的,死了都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这种日子每天都心惊胆战的,我很想请假在家休息一下,但是又怕,他们看到我跑了会更生气,然后找人来我们家。我现在又是一个人住,跟邻居关系又不好,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估计十天半个月都没人知道。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虽然心中都在奇怪着,这么点小事怎么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不过,谁也没说话,谁都害怕冷凌发火的样子。

萧然本来想说点什么,但觉得此刻是让冷凌承担起她责任的时候了。既然冷凌把小组引向了沉默,就让沉默持续一下吧。

沉默的气氛在小组里面弥漫着。

一分钟过去了,大家从等待萧然的回应,变成了不知所措,不知道萧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三分钟过去了,每个人都有些不自在,冷凌的目光扫来扫去,眉头越皱越紧;诗梦菡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苏晓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梁志东一会儿挪一下屁股,一会儿抱起手,有点坐立不安的感觉;李德去了洗手间。

五分钟过去了,萧然隐隐听到李德站在了房间外,只是没进来。可能在等着气氛缓和一些吧。

冷凌忍不住了,“你们倒是说话啊!怎么了?都哑巴了?”

听到冷凌这样说,大家很统一地把头都埋了下去。

“你们这群王八蛋!关键时刻就没一个靠得住的!”说完,站起身拿着包就想走了。

“冷凌!”萧然叫住了她,“别急,先坐下好吗?”

“你舍得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也哑巴了呢!你怎么不继续装深沉了?你怎么不继续耍酷了?带着一帮猴崽子们在这里看戏是吧?看我是怎么出糗的是吧?我不跟你们玩了!我丢不起这个人!”冷凌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在朝着门走去了。

“冷凌!”萧然站起来挡在了冷凌前面,“坐下来!让我们看看小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萧然的语气异常坚定。

冷凌被震住了,竟然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去。

大家也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是气氛不再是沉默了,一方面是冷凌坐下来了,更重要的是萧然说话了。

“冷凌,刚刚大家都不说话,你那个时候是什么感觉呢?”

“操!还问我是什么感觉!我什么感觉你不知道吗?如果没什么话说我就不奉陪了!”冷凌此刻已经从被震住的状态里面出来,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萧然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作为咨询师在小组里面被成员这样顶撞,他心中也涌起了一种难受的感觉。其实引起他不舒服感觉的,除了被顶撞,还有这种无力感,他也在害怕冲突引发的无力感。

“嗯,我知道你感觉很愤怒,大家都不理解你,大家都不理睬你,你觉得大家都不喜欢你,在排斥你,是吗?”萧然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

“你说这个有用吗?我说是或者不是,我就能好吗?你不行就直接说吧,何必绕弯子,耽误大家的时间呢。”

萧然无奈地笑笑,这时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发抖。这是一种害怕的感觉,害怕冷凌继续攻击下去,以及随之而来的无力感和委屈,也害怕场面失控的样子。作为一个咨询师,不能很好地调整小组里面的冲突,不能控制住整个小组的进程,不能对小组施以影响,让小组不停地接近失控状态,这种小组怎么能带给人安全感?怎么能让成员放心地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冷凌!想到这里,萧然的笑里已经带有了一两分的敌意。

“冷凌!你冷静一点好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有看清楚了你才能有所收获!”

“你保证我呆在这里,看清什么刚刚发生的事情,就能有收获吗?”

萧然没有回答,就这样看着冷凌的衣服。本来是应该看着她眼睛,给她一些坚定的感觉的,但此时的冷凌能量太强,萧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所以只是看着她的衣服。

两人都没说话,大概一分钟之后,萧然还是忍不住先说了,“你知道的,心理咨询不可能做出这种保证。整个咨询过程,都需要双方的共同参与和努力。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你现在离开,什么都不去看的话,今天晚上你一定没有收获!”说完之后,萧然偷偷地看了一眼冷凌的眼睛,发现她的目光稍微柔和一些了。

大概过了半分钟,冷凌才说,“好吧。我就姑且听一下你说,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李德此时走了进来,边走边说,“是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在等着答案呢。”


三十五、第八次活动(二):攻击

萧然不想再去触冷凌的霉头,把话题引向了大家。

“刚刚这里沉默了好久,大家为什么都不说话呢?”

依然没有人回答,接下来是今天第二轮的沉默。

随着沉默的时间流逝,萧然的心又开始紧张起来。是不是刚刚冷凌的做法让大家觉得我很差劲?是不是大家从冷凌那里觉得心理咨询根本就没效果?我应该怎么挽回这个局面?想着想着,额头上的汗也渐渐出来了。

当过了两分钟的时候,萧然已经很着急了,要是让沉默再继续下去,就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萧然悄悄拿出纸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现在大家也都在沉默了,此刻大家是什么感觉呢?”

这是个套,先说感觉,然后就可以顺着感觉去问想法。对于涉世不深的人会比较好用,但此刻在这里的李德、梁志东都是工作许久的人了,不会上这个套;苏晓倩本身就在沟通上会害怕,自然也不会说;冷凌在气头上等着答案,肯定也不好说;诗梦菡嘛,在大家都不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说话的勇气。

果然大家都很默契,没有一个人开口,沉默依旧持续。

萧然有些手足无措了,时间还在一秒一秒地过去。萧然真担心,今天会不会是最后的活动,下次大家就很默契地不来了。

“今天大家会很反常地沉默,大家觉得今天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吗?”萧然不屈不挠地引导着,期待着大家说出答案。

不过还是没人说话,冷凌却已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

被逼无奈之下,萧然决定暂时把注意力回到冷凌身上一下,如果她依然不思考,自己也就只能给出答案了。

“冷凌,你觉得呢?”这样问了之后,萧然感觉到其他人松了一口气。

冷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在这里是等着你给我答案的,如果我能回答这些问题,还要你来做什么!”

没办法,萧然决定豁出去了,一般在团体咨询中,如果能让成员相互反馈会更好,但目前的情形,成员是无法把真实的答案说出来的。只有萧然来说了。

“你觉得今天的你特别容易激动吗?”萧然尽量使用柔和一些的词。

“什么叫今天的我特别容易激动?我这样就算激动了吗?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我发火是吧?我今天吃了火药,让你特别难堪是吧?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不要跟我绕圈子!绕来绕去地有什么意思!真是让你给我个答案都给不出来!你说你有什么用!如果你能给就说答案,给不出来就说给不出来!这么婆婆妈妈,弯弯酸酸的!就你这点出息还做咨询师!回去再好好学学吧!”

萧然现在心里也很不痛快,“你要答案是吗?我给你答案!你看看你这态度、你这模样,你让别人怎么敢说话!大家躲你都来不及,还敢跟你说话,还敢说原因是今天你太凶了,所以我们不敢说话,怕你攻击我们?开玩笑,要是真敢说,一早就说了!大家的沉默不是别人搞得,就是你造成的!”

说完萧然心里觉得舒坦了些,不过瞬间就有意识到这些话也同样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冷凌可能接受不了。于是又说了一些话来缓和一下气氛。“当然,我们也知道这是你潜意识的行为,不是你想这样的,不过你这样的时候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困扰。就比如说我,我想引导你去看到一些东西,但每次你都把话顶回来。你这样做很容易让大家的心里面有个预期,如果他们说什么的话,也会被你顶回去,这样他们也就不敢说话了。”

这番话的时候,萧然语气已经柔和了一些。不过冷凌听完之后,萧然还是能看到她铁青的表情和眼中的泪水。

“你们这算什么?联合起来欺负我?都串通好了的吧?串通好欺负我这个弱质女流!你们看看啊,一个个都不敢看我了,心中有愧是吧?我说对了是吧?其实是你们早就看我不爽了,还在这里使劲装!李德,你上次装得很好啊,我都差点感动了!真他妈的虚伪!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再上当了!什么我凶让你们不敢说话!你们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吗?梁志东你发火的时候比我凶多少倍,你会不敢?李德你伪装得好,你这个伪君子故意不说话就是为了把我气走吧?诗梦菡你也假的很,一天装作自己在想自己的东西,但其实你心里清楚得很,什么都明明白白的!苏晓倩,亏我一开始还对你那么好!原来你也跟他们一样,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萧然在冷凌说话的时候想制止的,但觉得此刻自己的能量是那么的匮乏,也缺乏那种制止冷凌的勇气。于是他去内心中看了一眼,看到了此刻的自己仿佛就是梦中那桌子下的,无助、害怕的自己,依然在念叨着。萧然在想象中把那个孩子从桌子下带出了房间,稍稍陪伴了一下他,等他不那么害怕之后,告诉他待会儿再来看他,然后就回到了咨询室。

这是临时使用的方法。冷凌的反应激起了萧然心中的这个情结,这个情结引发的恐惧已经让萧然不能在小组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而活动中又不能对自己进行治疗,所以只能迂回地采用这种方式,等待会儿小组结束之后,可以再慢慢地去处理。起码现在迂回一下之后,萧然感觉心中的害怕少了很多了。

但也就这么一分神的功夫,此刻小组也就乱成一锅粥了。

梁志东双手又捏成了拳头,咆哮着:“我发火又怎么了?碍着你了?操你妈的!要不是看你是女的,老子早就动手打你了!”

李德扯着尖锐的嗓子叫着,“我装什么装!你这个家伙好心当做驴肝肺!我在这里想帮你,你说我想气走你!那你走吧!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我以后不帮你了!不跟你玩了!”

诗梦菡虽然没说什么,但身体也在微微发抖,明显情绪很激动但却被她压下去了。

苏晓倩最无辜,本来她就跟冷凌走得比较近,现在被冷凌这样说,她的眼泪就刷刷往下掉,低着头不说话。

冷凌面对梁志东和李德丝毫不惧,还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说,“现在不装了?继续装下去啊?你们的风度呢?你们的君子形象呢?都不要了?放弃了?跟我吵了?发火了?哈哈!一群虚伪的家伙!”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萧然大声地对大家说。

大家安静了下来,都在等着萧然说话,唯独冷凌带有挑衅意味地说:“萧大咨询师,你又有什么高见要发表了啊?”

萧然没有回答冷凌的话,而是说:“现在大家看看,我们这个小组怎么了?”

安静下来的大家立刻陷入了沉默。

大概一分钟之后,萧然接着说:“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我们这个小组充满了冲突、相互的攻击,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冷凌那里,似乎在说,都是你才弄成这样的。

萧然继续说:“先不要看别人,我们先试着看下自己,在今天的聚会里面,自己做了什么,对聚会的推进产生了什么作用。每个人都可以自己看看,大家都是小组的一员,自己的任何反应都会推动或阻止小组的方向、氛围和感觉。现在,我们试着不要去看别人,先看看自己,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好吗?”

说完后,萧然就不说话了,等着大家去感觉和反思自己。

这在心理咨询中是经常会使用到的技术,或者说理念。当来访者一味地去指责别人的时候,对于自我成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别人我们是改变不了的,那是属于不可控的因素。咨询中只能引导来访者把问题回到自己身上,我们只能去看,自己怎么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在这件事情当中做了什么?对事情有什么影响?这些问题才是属于可控、可变、可改的。

而一旦能够让来访者意识到,自己在这些事情上确实是做了点什么的,而且做的这点东西对于事件的发展是有影响的时候,也就能让来访者把对别人的关注转移到对自己的关注上面,了解到他们本身的意义,从而去更好地改变自己。这时,咨询的效果也就会随之出现了。

不过,这往往不是那么容易的。思维习惯,或者说是自我保护,会使得人们去责怪别人,而忽略自己的责任。当来访者回归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三十六、第八次活动(三):为自己负责

大概5分钟之后,萧然觉得大家都反思得差不多了,就挨个询问。

话已经被挑明,大家也就没有了之前的遮遮掩掩。

李德最先表态,“我觉得很气愤,上次我好心安慰她,这次我也没说什么得罪她的话,她就说我装!把我说得好像就是个骗子一样。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你看看她在小组里面做了什么?除了抱怨、攻击别人,还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吗?……”

 “德哥,来,看看在这里面,你做了什么。”萧然打断了李德的话,这样再说下去,又会恢复到之前相互攻击的局面中。

在咨询中,大家经常会谈自己,谈着谈着话题就转到别人那里去了。咨询师这个时候就要担负起把话题拉回来的责任,让咨询更有效地进行下去。

“我被冷凌激怒了。她在那里做毫无根据地指责,根本就是凭自己的想象在攻击别人,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德哥,那你做了什么呢?”萧然再一次地把李德拉回来。

李德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一直在谈论冷凌,而不是他自己。“她攻击我的时候,我觉得不舒服,我明明是发自内心地关心她,她却说我在装。”

萧然对李德点点头,转过去问冷凌:“冷凌,你觉得德哥是在发自内心地关心你吗?”

“关心个屁!”

“为什么没觉得呢?或者说,他的什么行为和做法让你感觉他不是发自内心地关心你呢?”

“你看看,今天他说过一句有用的话吗?一到关键时刻就跑出去了!还关心呢!这叫虚伪!”

萧然心里松了一点,虽然冷凌还有点生气,但起码已经越来越轨道了,开始讨论事情本身了。

萧然看着李德,意思是李德你想怎么解释呢。

在冷凌说的时候,李德的脸抽搐了一下,接着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想说点什么的,但是萧老师一说话,你就很强烈地去攻击他,我就担心,我说什么也会是那种结果。所以我才没说的。而我之所以出去,是因为这里的气氛太紧张了,我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说去洗手间。”

“借口!这是你的借口!你不愿意承认你的虚伪,就把责任怪在我身上!你现在还在继续装!还在继续虚伪!不!应该说比刚才更加的虚伪!”

李德似乎又要发火起来,萧然制止了他们说话,把话题转到了志东身上。

“志东,你觉得你是因为什么没说话呢?”本来萧然是希望大家看到因为他们的沉默,所以导致了冷凌更加地发火的。但既然冷凌的问题先出来,那就先谈谈冷凌的问题吧。

“我的感觉和德哥一样,也是因为害怕所以才没说的。”志东回答道。

“梦菡呢?”萧然顺着问过去。

“我也是。”

“晓倩你呢?”

“我也是的。”

“冷凌,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冷凌的眼神中划过了一丝不可置信,但很快地就淹没在了愤怒中。“你们就继续装吧!看你们还要装多久!”

萧然注意到了冷凌眼神的变化,也感觉到了冷凌此时的语气已经柔软下来了一些。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嚣张的攻击性了。这就是有经验的咨询师和新手的区别。有经验的咨询师能够通过自己随时的感觉去判断来访者的变化,而不会套用死的标准和方法去进行验证与确认。

萧然对着冷凌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已经明白一些东西了。”

说完萧然就后悔了。既然冷凌还在防御着,为什么不等她继续防御,要点破呢?她防御必然有她的理由,这种野蛮的点破,可能会让她因为没有准备好接受全部的事实,而受到伤害。

其实刚刚的反馈做得已经很好了,咨询师要做的,就是等着她自己去体会,在她准备好觉得可以面对的时候,她就会明白她的愤怒和大家反应之间的关系。她现在不是已经有所触动了呢?

果然,冷凌又开始反击了。“什么叫我已经明白了一些东西!我什么都不明白!我也什么都不想知道!这种团体咨询太没有意义了!我先走了!”说完,冷凌就拿着包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萧然这次没有阻挠,只是站起来对她说:“下周我们等你。路上小心哦!”

冷凌走后,萧然一看时间只剩半个小时了。萧然心想,要好好把这半小时利用起来,不能让大家再把创伤带走了。

“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呢?”萧然问大家。

因为冷凌的离去,现在的气氛已经缓和了很多。

“她就这样走了,没问题吗?”苏晓倩问。

“应该没问题的,她已经感觉到了你们真实的反应和她预想的不一样了。你们感觉到了吗?在最后她说‘你们就继续装吧!看你们还要装多久!’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愤怒的感觉了。”

“那她为什么最后还要走呢?”苏晓倩继续问。

“那是我没处理好,我急了一点。刚刚不应该把她明白了一些东西点出来的。”萧然真诚地说。咨询师的真诚很关键,只有咨询师能够承认错误,来访者才能跟着学习,才可能真正地承认错误。“她还在防御,这个结果会摧毁她一直信以为真的信念,所以这个冲击力特别大。我刚刚太急了,要是缓和一点,再温和一点,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大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刚刚的冷凌好可怕。”苏晓倩继续说着。看来刚刚她把自己压得够深了,现在开始了慢慢地宣泄。

“嗯,是的。刚刚我们看了冷凌的问题,你们都说得很对,是她的愤怒让大家不想说话,不想去招惹她。不过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冷凌的愤怒是怎么升级的?”

接下来又是沉默沉默,今天的沉默特别多。

不过这次沉默是思考的沉默。

“好像越不理她,她就越愤怒。”李德说。

“很好。看到了吗?其实在你们沉默的时候,就会让冷凌更加地愤怒。可能一开始冷凌是在愤怒她经理的报复,然后是我对她的不理解,最后可能就是你们的沉默了。这里面我们都做得不是很好,当然,这是从我开始的。”萧然笑了笑,接着说,“最终冷凌会变得那么愤怒,其实我们也在后面做了推动作用。大家能感觉到吗?”

大家都在感受着,李德和苏晓倩似乎感觉到了,点了点头,梁志东和诗梦菡则可能没感觉到,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也是萧然没做好的地方。当咨询师开始说教的时候,往往就表示他焦虑了。更好地做法应该是让他们自己去感觉,只有他们自己感觉到并且说出来,那才会有真正的效果。

“那萧老师,刚刚为什么你不做点什么,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梁志东问。

“这是冷凌生活中的一个缩影,我没有做过多的干预是希望它能完整地呈现出来。就像这样,大家都给冷凌反馈,最后我相信她是有收获的。而这个收获,如果我中途阻断了,可能也就出不来了。”

“那你就不担心冷凌和我们起太大的冲突,以后不来了吗?”苏晓倩问。

“是的,我也有这种担心。但成长就必须要有风险,而她也必须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如果她决定退出小组,那她就放弃了成长的机会,这是她自己的决定,我们勉强不来的。”萧然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样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而我们,刚刚也就通过我们的行为告诉了冷凌这一点。大家的沉默是她愤怒和攻击的行为造成的,这将是她宝贵的领悟。”

小组结束后,萧然让小月先回去了,自己则靠在沙发上,刚刚的小组太过于激烈,他需要恢复下能量,也需要去看看桌子下面的那个自己。

萧然闭上眼睛,找到了刚刚那个小时候的自己,他又回到了桌子下面,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悲伤。萧然静静地陪着他,虽然依然没有听清他在嚷嚷什么,但已经能感觉到,他内心中一种强烈的愿望: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再吵架了,我害怕……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