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鸿飞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日志

 
 
关于我

广州爱灵心理咨询中心心理专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意象治疗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会员 太平洋亲子网心理专家

原创小说《循梦》(45—47)  

2016-10-14 17:23:54|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五、萧然的领悟

萧然两个星期前告诉妈妈,让爸爸自己承担责任,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萧然抽空回了趟家。

一进门,萧然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

“萧然啊,你爸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搬到了你以前的小房间里睡。现在好了,我在我的房间,他在他的房间,除了吃饭的时候,其他时间想见他一面都难咯。”

萧然觉得这有些奇怪,虽然爸妈不合,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一下子爸爸就搬到自己的房间住了?

“妈,发生什么事了吗?爸为什么要搬过去?”

“我哪知道啊,你爸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心血来潮,头脑发热,他做的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还少吗?”

“那现在晚上爸踢被子怎么办?这样不会感冒吗?”萧然想起了他爸从来就有踢被子的习惯,所以一个晚上妈妈总是要为他盖很多次被子。

“那还能怎么办?我晚上醒来的时候就过去帮他盖一下呗。”

萧然笑了一下,原来如此。

“你为什么要过去给他盖被子呢?”

“那难道让他感冒吗?”

“他一感冒不就知道你重要了吗?不就会回房间睡了吗?”

“所以说他不懂事嘛。一定要等到感冒了才知道回来,不感冒就不会回来。你看你爸,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要照顾自己,什么都等着我去做,一天还对我爱理不理的。他就不知道想想,如果没有我,他会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妈妈接着说,“简单来说,他就是不懂事,心里面根本没有家的概念,心里面就只有他自己,自私得很,完全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他自己倒是逍遥快活,可怜了身边照顾他的人,让人心寒啊。”

萧然知道他妈是在说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吃点苦头呢?就像我上次说的,让他自己承担下自己行为的结果,这样他就知道珍惜了。”

“那样做是不对的,我怎么能诚心害你爸呢?”

“这怎么叫害我爸呢?这是在教他自己承担自己做事的结果。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成长起来!才会变得懂事!”

妈妈摇了摇头。“你爸也真是不懂事,人家都是老公疼爱老婆,他就一点都不知道疼爱。别说疼爱了,不跟我吵就算好的了。所以呢,现在也还不错,起码不会跟我吵,我也有了点安宁。”

萧然觉得心里有股气憋着,解决方法明明就在眼前了,她却退缩了,对着这近在咫尺的成功,她就要放弃了,萧然很不甘心,但一时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劝。

“那如果你选择了这样忍受,你也就只能承受爸爸什么都不改的结果了。”萧然突然意识到,爸爸要承担自己行为的责任,妈妈也是一样的。或许这样说出来,还可以让妈妈有所觉悟。

“什么叫我选择这样的忍受?所以说你不懂,我这是没有办法才这样的。难道我不希望你爸改变吗?难道我不希望这个家幸福吗?难道我不希望你每次回来都看见我们两个全在家吗?你这个孩子太不懂事了!”

萧然心里有些生气。“我不是说了吗?你要让我爸学会承担责任!他的事情你不要管!这就是解决办法!”

妈妈笑着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无奈。“你真的不懂,可能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了。夫妻两个人不是这样争斗的,如果每天都这样赌气、争斗的话,家又怎么能持续下去呢?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你爸可能更不会回来了。”

妈妈说着,眼睛有点湿润了。“我们作为女人的,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只是希望老公、孩子都过得好。现在你爸不懂事,你以后要懂事啊。结婚后要和你老婆相亲相爱,不要对不起她……”

萧然看见妈妈哭了,心里有些气愤,这样哭哭啼啼的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在这里教自己。这些东西如果有用,你自己的婚姻就不会这么不幸了。解决婚姻问题的方法在我这里,而你恰恰不听。

“那你看,其实在你的面前至少有两种选择:一、不管他;二、继续忍受。你不是没有选择,你只是选择了继续忍受而已。”

“这不叫选择。作为女人,根本不可能不管自己的老公,那个根本不能算选择。”

萧然感叹于妈妈的思维,这么奇怪的思维要转变还真是不容易。

“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既然婚姻都成这样了,你就不想赌一把?”

“赌什么赌,我们这辈子已经差不多了,你妈我是不幸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能过得好,以后建立起一个幸福的家庭就可以了。我自己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萧然心中涌起一阵阵无奈和压力。他现在知道,妈妈是在通过他来实现她心中未曾实现的愿望,把本来需要她承受的压力、责任转移给了自己。通过这种替代的方式来获得心理上的补偿。

就好像很多父母没读过大学,就特别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读大学;很多父母小时候有艺术的兴趣但因为限制没能学习,也会在孩子很小的时候送去各种学习班一样。只不过,萧然妈妈遗憾的,是婚姻的不幸,所以她会对萧然的婚姻抱有极大的希望。

而萧然清楚,这种希望的背后,隐藏着妈妈巨大的潜意识能量;如果带着这种希望去生活,妈妈会非常多的卷入到自己的夫妻关系中,引起很多的冲突和争执。

“不!我们每个人的婚姻都可以由自己来把握。如果你想改变,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心中愿意的强度够大!愿意尝试!心理咨询中很多人都改变了她们一直以为不能改变的婚姻!”

“你说的改变就是不管你爸?”

“不是不管,是让他承担自己行为的责任!只有每个人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他才能真正长大!”萧然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耗尽了,这都说了多少遍了。

“你这个根本行不通!”

萧然觉得心里的气都到了嗓子眼,一不小心就会发火。“怎么会行不通?这是心理咨询中最常用的方法!效果好得很!”

“这不可能。”妈妈摇着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爸的关系,你说的这个根本行不通!”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行得通?”

“所以我说,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过得幸福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不要扯我!现在是在谈你和我爸的问题!”

“这怎么叫扯你呢?难道你就说不得了?你还是我肚子里面的一块肉呢!现在还没结婚就不想要我了?枉我一直以来对你那么好,一直以来心里面还希望你过得好。就换来你这样对我?!”说着,一滴眼泪划了下来。

“不是我这样对你。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如果你愿意帮我爸承担责任,那你就去帮他盖被子、洗衣做饭好了。但是你自己的责任你也要承担,婚姻的不幸、自己的委屈,你也要自己去承担。而不是把这些东西转移给我,让我帮你去承担!”

“原来你一直说服我,想要让我自己去承担责任,是因为你觉得我把责任转移给你了?”

萧然心里一颤,被击中了。

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努力去修复爸妈之间的婚姻,让他们过得幸福,这不过是因为当爸妈婚姻不幸福的时候,他需要去承担很多额外的,来自父母那边的压力和责任。他肩负起来维系、修复婚姻的责任,而这份责任原本并非属于他的。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他却十分执着的参和进去,使得本来两个人能解决的问题此刻都非常依赖于萧然才能解决,大家都形成了这种习惯。而这,就会极大的减少双方当事人的心理能量和自信心。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这一刻,萧然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这么多,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希望父母的婚姻幸福,更重要的是萧然不能忍受父母婚姻不幸所带给他的害怕和恐惧。父母争吵的时候,萧然是害怕和恐惧的,他会害怕父母打架时不小心伤到他,他会担心父母离婚,不要他了,不爱他了,这些都深藏在萧然的潜意识里面,此刻这些感觉全都出来了。

他想起了他之前做的另外一个梦,一个他忘了很久很久的梦:

他梦到自己的妈妈坐在床边很温柔跟他说,“我和你爸不离婚都是为了你,我不想让你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他正在甜蜜地回味着这句话,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能够让一个破碎的家庭黏在一起。不过瞬间,他就看到妈妈站了起来,用手指指着他,很凶地说道:“就是为了你,我才忍了你爸那么久!我每天忍受着他的冷嘲热讽!我恨不得一死了之!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什么都不管了!就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就是你!一切都是因为你!”妈妈的脸也变得十分狰狞,妈妈的手指萧然的眼前乱戳。萧然泪水汪住的眼睛怎么都看不清那手指,最后连妈妈的样子也模糊在了眼前。他只感觉到一阵委屈、难受和内疚,心中喃喃地说着:“原来都是我……原来都是我……”

一幕幕小时候的场景出现在萧然脑海,猛然间,他心中浮现除了那个躲在桌子底下的自己,终于听清楚了那句一直没听清的话:“都是我的错,爸爸不爱我了,妈妈也不爱我了……”

萧然心里面一直有一种恐惧,害怕爸爸妈妈会不喜欢自己,所以为了让他们喜欢自己,他做了很多。从他在小学向父母身体里的魔鬼宣战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在帮助爸妈了,他坚信只要赶走了魔鬼,爸妈就会喜欢他,如他所愿,在他为父母的婚姻评理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父母对他的爱。

于是,萧然就开始担当起长达20年的婚姻法官,这段时间里,只要父母的婚姻出现问题,都会找萧然,而萧然也顺理成章地做了一名心理咨询师。

在这种生活中,萧然感受到满足,和被需要。这种被需要的感觉或许才是最重要的吧。因为被需要,所以被爱。这是萧然心里一直的信念。在这种信念下,萧然承担起了很多的责任,本来该别人承担的责任,他也义无反顾地往自己身上扛。如此,来访者会很喜欢他,愿意找他咨询,满足了他被需要的需要。

萧然想起了李德。他对一直努力让李德去承担责任,其实也不过是他自己的需要罢了。他希望李德改变,是因为他不能让李德没有进步。否则,李德就可能就不会再需要他,他就开始担心、害怕了。

而且,当李德面对朱建文的那种痛苦时,仿佛就跟自己见到父母婚姻的痛苦一样,都是很不忍心的感觉,特别想要去改变什么。这也让自己在李德的这个问题上心定不下来,异常着急。尤其是上次活动中,他披着意象的外套的拼命说服,伴随着强烈地激动和不安,表明上在说服李德,潜意识里是在说服自己!

李德为什么不能拒绝承担自己的责任?为什么不能没有进步?都可以啊,只要他知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就行了。我们不能逼着让来访者去成长。每个来访者都有自己的速度,咨询师要做的,是让来访者按照自己的速度去成长。这个过程里,不能逼,不能推,不能急,唯一要做的,就是秉着接纳的心慢慢地等待。

萧然突然感觉到,当自己在逼李德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帮他承担责任了。李德的心里面是渴望成长的,不过如果在外界有一股更强的渴望成长的外力出现时,就会让李德心里面的那股力量慢慢减弱,甚至于消失,逐渐形成依赖。

此刻萧然也明白了,父母之间的冲突是他心里一直在回避的,他一直害怕这些冲突出现,所以在小组中,在咨询中他也是竭尽所能地避免冲突出现。他会因为冲突,所以一直在冷凌和其他人之间调停周旋;他会因为害怕冲突而在第四次活动时,无意识的遗忘梁志东手捏成拳的原因;他会因为害怕冲突,一直躲在“让每个人承担自己的责任”面具下面;他会因为害怕冲突,一直躲在所谓各种咨询技术的身后,一直寻求着“最正确的”咨询技术……

团体咨询中,以咨询师为中心又会怎么样呢?成员们不是一样在成长吗?自己为何会纠结于这个问题呢?这无非是自己的恐惧罢了。恐惧走错路,害怕没效果,害怕用的不是“正确的咨询技术”……

当自己不能,或者说不敢面对自己恐惧的时候,很自然地,很无意识地就躲在了“正确的咨询技术”背后了。

萧然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束缚在了咨询技术里面。原来,一直都是技术在支配着他,而不是他在得心应手地使用技术。

萧然突然感觉到了小说中无剑胜有剑的道理。剑,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心理咨询,亦然!

当咨询师能够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各种感觉,真诚地包容来访者的各种症状和问题,才能真正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舒服的咨询氛围,这样才能让他们放心地成长!而这,是所有的咨询技术都做不到的!因为一旦你按照技术去做的时候,就已经是伪装,而不是真诚了!

在自我成长很好的咨询师面前,一切技术都不重要了。最为重要的,是那个人!那个让你觉得安全、信任的人!

妈妈看着萧然没说话,表情复杂多变,一时也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谢谢你。我知道了。我刚刚明白了,其实我在这里不停地逼你去承担责任,是因为我无法承受自己的感觉,这是我需要成长的。你可以继续做你愿意的事,都没关系。”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没什么,我不会再逼你了。那是我的问题,你就继续做你想做的好了。”

妈妈听得愣住了,这人怎么一下子说变就变啊。要我做自己想做的,我想做的又是什么呢?

当萧然不在去干涉爸妈的婚姻之后,爸妈就要自己去思索了。现在妈妈开始想自己想做的是什么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是在萧然的外力撤离之后的成长。

成长,很多时候需要的不是干涉,而是让其自然的变化,如果身边的人一定要做些什么,那就陪伴和等待吧,这就足够了。

萧然离开了妈妈那里,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他心里的那个小孩仿佛也得到了自由,竟然在路上,心里自然地冒出了一首改编自《找朋友》的儿歌:“走啊走啊走啊走,走到一个岔路口,左看看,右瞅瞅,过了马路继续走。”

不知不觉中,萧然进入了咨询师的第二个阶段。


四十六、第十一次活动(一):李德迟到

从妈妈那里回来之后,萧然一直都很轻松,这种轻松跟以往的不一样。以往的是把心中的焦虑宣泄完了之后的轻松,而此刻的轻松更像是釜底抽薪的,更彻底的样子。

小组开始的时间到了,李德没有出现,而且没有打任何招呼。

如果是之前,萧然心里肯定会很慌,他觉得自己做错了,致使了李德迟到或缺席,会很有内疚感和恐惧感。内疚感比较正常,他在上次确实没做好,但恐惧感就和这件事本身没关了,而是他心中对失控的恐惧,对李德觉得他没用的恐惧,对李德通过迟到或缺席来表达不满的恐惧,对自己帮不了李德而觉得自己弱小的恐惧……

这些在第二次活动冷凌缺席的时候萧然已经感觉到了,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不过今天,萧然只有内疚而没有了恐惧,因为他看清了心中那个弱小的自己,真正让他恐惧的是父母婚姻中的关系,当他感受到了这一层,这种恐惧也就不会渗透到他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了。

萧然让小月给李德去了个电话,李德说正在路上,大约晚半小时到。

萧然问大家对李德的迟到有什么感觉,苏晓倩觉得是不是上次大家对李德开玩笑的事情太较真,让他受伤了;冷凌也觉得自己上次做得有点过分,可能让李德下不了台;诗梦菡认为上次萧然做得太急了,话说得很直接,李德一下子可能接受不了;梁志东认为上次萧然是不是要求太高,一下子就要李德改变那么彻底。

萧然故技重施,让他们去感觉当下的感觉,去看此刻的自己。苏晓倩和梁志东看到的依然是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妈妈,只是他们的妈妈似乎柔下来一些,没以前那么凶了;诗梦菡看到了害怕的自己,一个被推着向前走,非常害怕的小孩;冷凌则没有感觉到什么,跟萧然一样,也有点内疚,也算正常。

在刚好引导完之后,李德来了。

李德坐下后,萧然接着对大家说:“你们看,面对德哥迟到的这个事件,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觉,这里面固然有真实客观的成分,但你们每个人都只对一小部分产生了情绪,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里面包含了你们的情结。通过这种反观自己的方式,可以让你们更好地看清自己,也就能更好地成长了。”

萧然转过来对李德说:“德哥,不好意思,上次我引导得太急,而且太偏理智化,可能让你不舒服了,不好意思。”

李德似乎有点诧异。“萧老师,没事的,没事的。”

萧然笑了一下,对大家说:“在上次的处理中,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几乎对德哥都是在理智上的说服,虽然看似是在意象中,在潜意识里面,但说的话完全是头脑说的。你们有感觉吗?”

大家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和我的情结有关。德哥的问题触碰到了我的情结,所以让我表现得有些乱了,不能和平时一样定下来了,就出现了上次的那一幕。不过我也会反观自己,我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我再次向德哥道歉。德哥,对不起。不仅仅是上次,还有之前的几次,我一直在强迫着你去承担责任,逼着你的朋友朱建文去承担责任,其实是我的问题。你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去承担、去成长,这个过程是我,一个咨询师不能逼迫的。”

因为不是对萧然的治疗,萧然觉得说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因为自己的这些情结并没有真正解开,现在只是能够看到的阶段。说得太多的话,难保那些情绪会不会出来。

李德没想到萧然会这么说,有点缓不过神。“萧老师,其实我并没有怪你,只是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已。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总有种被逼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对的,这是方向,这是我摆脱束缚、自我成长的必经之路,但就是觉得还不想走,还没准备好。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个体咨询、小组活动都让我无时无刻地在去面对这个问题。我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今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来。我在担心,来了也只是又听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过来,因为答应了萧老师,前12次尽量不缺席的。”

“德哥,你能看到我的咨询让你不舒服之后,你在做什么吗?”

李德愣了一下。“忍耐,忍耐。我一直都在忍耐,实在忍不住了,我就逃开,就像今天这样,故意迟到。”

“你好像一直都没表达过,是吗?”

“是的,我没说过。”

“在生活中也是这样吗?”

李德想了一下。“是的,好像也是这样。当我对我们老板有不满的时候,我就忍,实在忍不住了,我就请假,等自己调整好了再接着去上班。”

萧然对大家说:“这个就是德哥的一种行为模式。还记得我们在约谈的时候说过的吗?我们会在这个小组里面把生活当中的人际关系模式带入进来。现在德哥就很好的呈现出来了。”

其实这种情形在小组中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了,冷凌的缺席、冷凌和梁志东发生关系、李德在冷凌发火时躲到洗手间等等,只是当时萧然被自己的情结影响,所以看不到这么多东西。

萧然对李德说:“德哥,你觉得这种模式怎么样呢?”

“我觉得不是太好,对问题没有任何的帮助。”

“好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在这个小组里面,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情绪的时候,可以试着表达一下。把这里当做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在你觉得你准备好的时候就这样做,好吗?”

李德感觉到很舒服,很久以来萧然第一次这么温暖地对他说话,没有逼迫,有的只是陪伴和等待。“嗯,好的。”

“大家对德哥的这些事情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冷凌出乎意料地说:“德哥,对不起。上次我那样说你。其实后半段我就一直想说的,但我就是开不了口。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爱面子,很多时候都拉不下脸。在我们公司,上次因为我的失误让公司丢了一张几十万的单,我虽然知道是我的错,但我至始至终都没承认。也因为这件事,搞得我和其他人的关系更僵了。当然,这个也是我应该承受的,谁让我当时不认错呢,谁让我嘴硬呢?不过能看清这一点,我心里也舒服了一些,起码知道别人为什么总是针对我了。话说回来,上次那样说你,背后有我的原因,上次萧老师帮我引导了一下,我已经知道了。我不该冲你发那么大火的。对不起。”

冷凌说了很多,很绕。但最终还是回到了问题上。期间萧然觉得很平静,他在等待,等着冷凌绕,他知道这是她的防御,她说那么多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和焦虑。萧然觉得自己比之前更有耐心了。

萧然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份耐心,让小组成员们感觉到了足够的安全,他们才愿意在小组里面开放得越来越多,最终才能得到成长。

李德听了之后,神情有些激动。“冷凌,你竟然向我道歉?”

冷凌被李德的表情逗乐了。“怎么,德哥,不可以吗?”

李德有点缓不过神。“可以,不过有点太让我诧异了。其实这件事我错在先,要说对不起也应该是我先说的。”

“你上次不是说过对不起了吗?”冷凌存心在开李德的玩笑。

“额,是的,是的,我说过对不起了……”李德一时竟然不知怎么接话。

“德哥,你听到冷凌道歉,你是什么感觉呢?”萧然问。

“冷凌你别生气。我在今天来的时候,还想说在小组里面故意针对下冷凌,找点她的小错打击下她,但是现在她居然主动跟我说对不起,我内心会有种愧疚感。你看看人家冷凌多么光明磊落,错了就认错。我小人了,呵呵。冷凌,对不起,对不起。”

“冷凌,你说对不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萧然问冷凌。

“我觉得有些不自然,而且说的时候心会很痛。说对不起就意味着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看到自己不好的地方,那个时候我也在害怕,害怕要是说对不起了之后,德哥趁势打击我,我可能会崩溃掉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对不起呢?”李德忍不住插嘴问。

“因为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没有恶意的,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会原谅别人的人。”

李德的眼睛有点湿润,第一次,李德被小组感动了。


四十七、第十一次活动(二):小小总结

萧然觉得今天的氛围很好,于是他决定做个小小的总结。

“今天是我们小组第十一次聚会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十次的聚会,大家对这十次聚会的什么感觉呢?我们来分享一下好吗?可以说说自己对小组的感觉,自己的收获,自己还有哪些做得不好的地方,还有哪些希望成长的地方,当然,对于我的咨询模式也可以谈谈,觉得怎么样,如果还需要改进的话可以怎么改,总之想到什么都可以说。”

在大家都在思考的时候,李德先说了。

“我先说吧。我想在这个小组里面,我的感受是最丰富的。一开始进来是希望帮朱建文,但没想到在这里面呆久了,自己也发现了一些自己的问题。刚刚平静下来感觉了一下,其实我这么执着于想要帮朱建文,这背后有着我很深的原因。虽然现在还看不清这个原因是什么,但现在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焦虑了。我知道这个就是方向,我知道顺着走下去就能看到答案。

“这个小组让我感触很深,一开始我应该是这里面比较收欢迎的,虽然跟冷凌有些不愉快,但总体来说,我觉得其他人都还是比较接受我的。但让我惊讶的是,当我跟大家开了一个玩笑之后,大家是那样的气愤。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大家都把我当作自己人,大家都在这个小组里面敞开心扉的聊天,就像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一样,这个小组也容不得欺骗。

“不过,大家后来的反应也让我感动,大家原谅了我的欺骗,冷凌还因为她说的话而向我道歉。我觉得在这个小组里面,我是被重视的,我是大家心中的一员,我是被在乎的。而这种在乎,只是很单纯的在乎,没有利益的驱使,没有既往的恩惠,没有相互的争斗,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在乎。

“不怕大家笑话,但大家的这种在乎,真的让我看到了我以前从来没看到过的真情,这让我感觉到了,我被在乎仅仅因为我是我,而不是因为其他!”

萧然听到李德说出最后一句话,真的为李德高兴。“我不在乎仅仅因为我是我,而不是因为其他”,这是人本主义心理咨询的方向,让来访者做回真实的自己。

人本主义认为,很多人为了被别人认可,会去努力成为别人希望的模样,而自己就夹在了“真实自我”和“期望自我”中间,摇摆不定,从而陷入了“我是谁”的疑问中,继而引发出各种心理问题。而人本主义的咨询方向,就是通过“无条件的积极关注”让这种有条件的接纳“去条件化”,让来访者“真实自我”逐渐呈现出来,让来访者按照“真实自我”的样子去生活。

而在这个小组中,李德无意识地触碰到了大家的底线,而最后大家对李德的包容,也让李德隐隐感觉到了他完全可以做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也是大家所接受、在乎的。

“那你对我的咨询有什么感觉呢?”萧然继续问李德。

“萧老师,就像我今天一来就说的,其实之前你对我的处理让我觉得不舒服,我觉得你在逼我,你在推着我走。但是我还没说,你自己就意识到了。今天的咨询真的让我觉得很温暖,很舒服。谢谢你,萧老师。”

萧然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差你一句对不起,让你走了弯路了。”

“不存在,要不是这弯路,我可能还没有今天这么大的收获呢。”

“呵呵。”萧然笑了笑,该把注意力放点在其他人身上了,这几次李德是绝对的焦点,其他人被冷落了很多。“大家呢,还有谁想分享的?”

第二个分享的是冷凌,李德和凌冷总是小组里面最活跃的两个人物了。

“我觉得小组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以前和别人发生冲突,我总是一开始就回去责怪别人,去攻击别人,没有去想过在这冲突里面,冲突之前,我做了什么。最让我有收获的,其实是我提前离开的那次。那次大家的反馈,还有萧老师的引导,让我真正开始去反观自己,思考自己,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把注意力都放在别人身上。

“然后我一个很惊奇的发现是,当我把注意力开始往自己身上放的时候,我发现事情就不会像以前那么杂乱无章了,我总是能发现在各种事件中我的影响。就拿今天我和德哥的事情来说,当我诚恳道歉之后,德哥就放弃了之前要为难我的想法。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事情原来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

“对于未来,我想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说,虽然我现在知道了这些,但很多时候我的情绪还是会不受控制,会突然发火,尤其是在觉得别人针对我、不喜欢我的时候。虽然事后我会去反省,但在那一刻,我依然还是忍不住。

“对于萧老师的咨询模式,我觉得现在挺好了。不过之前我觉得萧老师处理的时间会长了一些。很多时候萧老师在给他们做处理的时候,我就完全没有事做,心里面就在想,哦,又在做处理了。然后我就开始自己想自己的事,那段时间就会有些无聊。”

萧然没想到大家也会有这种感觉。“其实我在后来就发现那样做不是太好,所以调整了一下。当然,我觉得不好的原因不是因为觉得你们无聊,你们都没告诉我,我是现在才知道的。我觉得不好是因为我发现,在小组中我处理得太多的话,会让整个小组变得以我为中心,大家都处于被动的等待中,不能把大家的力量集合起来,形成不了小组凝聚力,这样的话,真正的小组咨询的因素出不来,小组前进的推动力也非常好弱,所以我就调整了咨询的模式,我只是做一些引导性的工作,让你们去看到自己的潜意识就行了,更多的,还是需要靠小组里面,你们大家的力量去相互帮助,相互成长。还记得天堂和地狱的故事吗?我可不能做那个喂你们吃东西的人,你们要学会相互喂食才行,我最多就做一下锅里面的肉,让你们都动起来就好了。只要你们动起来,团体咨询就有意义了。”

诗梦菡这个时候接过话,说:“我觉得萧老师做个体处理也没关系啊,就是因为萧老师的处理,让我能走出自己的世界,开始关注到其他的东西,我觉得挺好啊。”

“萧老师给你做当然好啦,萧老师给我做处理的时候我也觉得好呢。只是萧老师给别人做处理的时候,你不会特别无聊吗?”冷凌问,没有丝毫的恶意。

“好像也不会。萧老师在给别人做的时候,我就在想自己的事情。”诗梦菡忽然意识到什么,说:“呵呵,我知道了,想自己的事情其实就是和大家脱节了,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面。看来我还需要继续成长才行。”

萧然适时地插了一句:“你们看,现在即便我不说话,你们也能相互通过反馈进行咨询了。”然后肯定地看了冷凌一眼,表示她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

大家稍稍沉默了一下,诗梦菡又把话接了过去。“我说下吧,其实刚刚我也说了一些,在小组里面萧老师帮我做了处理,让我开始关注外面的世界,大家也给了我很好的支持和反馈。让我能够真正看清自己的不足。目前还没有成长好的地方,就是在面对这个真实世界的时候,还会有害怕和担心,只是我相信,我可以带着这些害怕和担心继续前进。嗯,还有就是,刚刚冷凌帮我发现的,我有时还是会回到之前呆在自己世界里的模式,不过现在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然后,萧老师的咨询方法,我觉得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萧然很高兴,每当看到来访者们成长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和踏实、高兴的感觉。此刻,他已经清楚,这种感觉很大部分来源于跟父母的关系。

“晓倩,你想分享吗?”萧然见大家都不说话,就开始点名了。

“我觉得萧老师给人的感觉很安全,很温和,虽然我觉得在这个小组里面我的进度会慢一些,但我觉得我的这种慢可以被接受,这种感觉很舒服。如果说成长,我觉得我现在清楚了,我心中的害怕跟我妈妈对我的严格要求有很大关系,但是怎么解决我还不知道。我依然会害怕,我做事情依然会责怪自己,我想这个应该是我以后我努力的方向。”

苏晓倩的社交恐惧没有触碰到萧然的情结,所以在苏晓倩的进度上,萧然能够更好的包容。

“如果我让你评价下你在小组里面的表现,你会怎么觉得自己有哪些表现得好的地方,哪些表现得不好的地方呢?”萧然接着问。

“我觉得我在小组里面表现得没有特别好的地方,如果说表现得不好的地方,我觉得我说话太少了,很多时候有想说的,但是一担心说得太幼稚,就没说了。”

“心里会有遗憾吗?”

“会有一些。之后又在责怪自己,怎么又没说呢,怪自己怎么那么没用。”

“嗯,那下次愿意在小组里面多表达自己的看法吗?在约谈的时候我就说过,把这里当做是一个试验场,管它说得怎么样,想说的时候就说出来,好的话就多说一些,不好起码大家会给你反馈是哪里不好,下次改正,这样你就会慢慢进步了。”

苏晓倩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等待着改变,一直在想着改变之后再去表达自己,不曾想过,改变不是一下子发生的,是不断积淀的结果。自己只能通过不断地练习,不断地表达,才能真正地改变。原来,自己把改变和表达的前后弄反了。是因为表达而产生改变,而不是因为改变而产生表达。

“志东,想说点什么吗?”萧然看着梁志东,只有他什么都没说了。

“其实我在小组里面话也说得不多,我在心里也是害怕的,担心别人不会喜欢我。萧老师引导我去看到过一个浑身恶臭的小男孩,当时处理完了之后,我觉得心里是舒服了一些,但在面对大家的时候,我还是会有种担心,担心自己又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然看了下时间,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了。如果让大家来谈感觉,给梁志东反馈,时间肯定不够,于是他决定直接来引导梁志东。

“那当你有这种担心的时候,你怎么办的呢?”

“我就什么都不做,尽量把那种大家会喜欢我、接受我的感觉留住。”

“这么做效果怎么样呢?”

“我好像更加害怕,更加不敢做什么了。”

“嗯。”萧然没有再说话,他看见梁志东在思索着什么,他在等梁志东思索。

“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去留住那种感觉?”梁志东抬起头问萧然。

“你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呢?”

“我刚刚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像晓倩那样,去做点什么,而不是应该就自己呆在担心、害怕的这种感觉里面。比如说,也试着多说点话,如果大家讨厌我,这样我就能知道我身上的缺点,这样也就有了成长的方向。而不是在这里瞎担心。”

萧然很高兴梁志东能自己把方法说出来。虽然很多时候各种情绪是可以去体会,但是如果他能够做点什么,也是应该去努力的,不然就有可能沉溺在这情绪中而走不出来。梁志东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沉溺,已经开始决定努力了。

“时间到了,我最后耽搁大家2分钟时间说几句吧。今天很高兴看到大家的进步,也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在我的咨询模式不是很好的时候,你们没有离去,反而选择了坚持,这让我很感动。虽然一般这样的总结应该是第十二次做的,但今天我觉得这个气氛非常合适,就决定提前一次来做了。大家的坦诚也让我看到了我们小组的未来,在这种氛围下,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到很好的成长。下周是我们这个阶段的最后一次活动,我们下周见!”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